,精彩免费!

“可林云来报仇怎么办?”三长老询问。

“至少还有太上长老在,他敢来的话,逼的太上长老现身,死的便是他。”掌门眯着眼睛喃喃道。

太上长老,是护卫白云派的最后依仗,也是最大的王牌。除非关乎门派生死存亡,否则太上长老不会露面。

“也只能这样了。”三长老点头。

“我只是担心,以他恐怖的成长速度,若他再成长几年,再来报仇,届时,恐怕连太上长老出手,都无法对付他啊。”掌门摇头叹息。

“爸,我倒是有个好办法,他不是炼丹师吗?我们把他这一身份,泄露出去,必定会有很多势力,窥觑他的炼丹术,从而对他出手,我们便能借刀杀人,说不定连保他的冰灵宫,也会跟他翻脸,对他出手,说不定圣殿都会出手呢!”袁良说道。

“这……或许是个办法。”掌门喃喃。

他们都清楚,炼丹术的吸引力有多恐怖,到时候许多上古门派,恐怕都会不计代价、不记牺牲的争夺。

他们之前一直美泄露林云的身份,是不想林云身上的重宝,被其他人夺取。

而现在,随着林云实力的进一步增加,单凭他们白云派,已经无法对付林云,只能借其他上古门派之手,甚至是圣殿之手。

林云在选拔赛上力压群雄,出尽风头,是因为林云面对的,都是同龄对手。

清纯少女樱桃色背带裙实力卖萌养眼写真

如果上古门派那些老家伙出手,有些还是拥有跟林云一战之力的。

白云派。

广场上正有大量弟子,在进行操练。

林云的身影,陡然飞行而至,出现在广场上空。

“快看,天上有人!”

众弟子感受到半空中的动静后,纷纷抬头看向天空中。

他们都清楚,能够凌空飞行,至少要元婴强者才能做到。

“是林云!”

“真的是他!”

广场上的弟子们,一眼就认出了林云。

要知道,林云当初在白云派,那可是搅动风云的存在,他们怎么会不认识呢?

“天呐,他……他竟然已经达到元婴了?他才二十多岁啊!”

“他的成长速度,真是太恐怖了!”

广场上的弟子们,看到林云之后,无不发出惊叹。

“他来干嘛?难道……难道要来报仇吗?”

“肯定是来报仇!他在金丹时,就已经拥有,跟掌门一战之力,现在便是战胜掌门也不是不可能!”

……

就在弟子们议论之时,林云已经降落在广场上。

广场上的弟子们,纷纷后退,他们看林云的目光,都带着敬畏之色!

林云扫视一圈,然后直接一声喝斥

“掌门,现身吧!今天,我们的恩怨,该做个了结了!”

林云声音看似不大,却瞬间传遍整个冰灵宫。

后山,一栋独立的茅草房内。

满头白发,面容苍老的白云派大长老,正在枯坐。

他经脉被废除后,便与普通人无异。

甚至经脉北被废后,已手无缚鸡之力。

“是……是林云的声音!”

大长老听到声音后,猛然睁开双眸,眸子里闪烁起惊骇之色。

“他……他怎么又回来了,傻孩子,……打不过掌门的,快走!”大长老声音颤抖,目光闪烁。

大长老被关在这里,一切外界消息都不知道,他自然也不知道林云突破元婴。

广场上。

林云喝斥之后,便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

“谁敢来我白云派放肆!”

一道喝斥声骤然响起。

紧接着,白云派掌门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然后降落在广场上。

林云和掌门,相对而立。

“来了么?”林云双眼微眯的盯着掌门。

“林云,我找都来不及,竟敢主动送上门来!”掌门声音洪亮。

“上一次,我从这里逃走,今天,我回来了!”

“白云派强加给我的罪名,我林云,今日,便用绝对的实力,洗!刷!之!”

林云昂首挺胸,一字一句,字字凌厉如剑芒!

“洗刷?呵,真以为,达到元婴境之后,就有能力灭我白云派了吗?真以为,我白云派的数千年底蕴,是摆设吗?”白云派掌门冷笑道。

紧接着,掌门话锋一转“倒是,上一次有幸逃走,今天,绝对没可能再逃走,的生命和宝藏,都留下吧!!!”

话音落下之后,掌门直接亮出武器——古锭刀。

微风吹

过,掌门的道袍沙沙作响。

“让我看看,这个一阶元婴,有多强!”

“轰!”

白云派掌门化作一道红光,快若闪电的向林云冲来,手中古锭刀横斩而下。

“来吧!”林云眸子里战意十足。

三道黑炎之火幽幽,在体内升腾,帮林云提升攻击力。

下一秒,赤血剑‘叮’的一声出窍,林云直接挥动赤血剑,迎面冲上去。

铛铛铛!

刀剑碰撞,迸射出刺眼的火花。

二人的战斗瞬间爆发开来。

林云还记得,上一次在广场上,林云跟掌门交战,林云动用两枚暗器降低掌门攻击力,竭尽一切手段,都被压着打。

而现在,林云仅仅是动用黑炎决,外加赤血剑加持,便能占据一定上风,赤血剑法根本还未动用。

反观掌门,他知道林云难对付,所以直接就爆发出了最强实力,他白云派的镇牌之宝古锭刀,也直接拿出来使用。

白云派掌门的实力,可能跟吴帅飞一个档次,当然他们二人的年龄差距极大,所以这种对比并不科学。

就好比一个人学习一年就精通某国语言,和一个人学习10年才精通某国语言。

广场上的弟子,纷纷退的远远地。

对他们来说,这便是神仙打架,即便是一个误伤,便能要了他们的小命。

战场中。

“林云,就这实力,虽然能占据上风,可奠定不了胜局!”掌门一边出手,一边冷笑。

“急什么,这不过是热身罢了!”

“铛!”

又是一招碰撞,林云迅速借力后退。

“袁掌门,既然这么着急,那就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大招吧!”林云的眸子里,升腾起一股疯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