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周安安没有太多的后悔,只不过是感慨对方做事效率真高,有那么点不择手段。

雷家没有派人前来报复,但是却直接找到了应彩莹的父母,拿出100万,让对方签下了字。

“莹莹在寝室里眼睛都快哭瞎了。”

说起应彩莹的家长,文沉瑜也是有些气愤。

简直太过分了,亲生女儿的幸福,都可以用钱来交换,这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

对此,周安安也有些无奈。

不是他不帮忙,而是女生的家长太坑。

身为一个局外人,他做到这一步已经够可以了。

再纠缠下去,他也没有什么理由。

“难道就这么放过那个混蛋了吗?”

咬着牙齿,文沉瑜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绝色红裙美女野外写真气质优雅唯美动人

从小到大,她的人生准则里都没有一条,是恶人做了坏事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这件事情,你别管了,难道你还要去骂应彩莹的父母?!”

皱了皱眉,周安安换了个角度问对方,阻止了她的继续介入。

以普通大学生的身份,若是被雷家针对,那真的是没什么办法抵抗。

但是有些事情又不能明说,省得激发起某些年轻人不畏强权的属性,一般情况下那种做法的后果都比较惨。

电视上那些不畏权贵、引得某某大佬青睐,得贵人相助反击报仇的情节,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

何况,那些反击报仇的情节里,都会牵涉到主人公的亲属,得失之间很难评论。

艺术,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代名词。

“好吧,只是莹莹哭得那么伤心,我也很难受。”

“你好好安慰她吧。”

“哦。”

挂断电话,周安安把玩着手机,还是给那个何局长打了个电话。

“你是想让那个雷达城进去?”

听完对方的话,何振海沉声问道。

对于那个雷家,在鹿城市局多年的何振海当然了解,很清楚这件事的难度。

毕竟他还不是政法一把手,无法插手诉讼机关那个方面。

在海州市府没搬去鲁桥之前,重心扎根鹿城的鹿达地产可是顶牛的地方性实力企业,即便对方现在的重心在鲁桥和其他几个地区,但在鹿城的影响力也依然不可小瞧。

上次的海州官场事件,也没有动摇鹿达集团在海州的根基,可想而知对方手中的能量。

“我只是想让恶人有恶报。”

关于何局长的描述,周安安委婉地纠正了一下。

重活一世,周安安保证不了整个世界的公平,但至少在看到周边发生的不公平事件时,能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把它变成公平。

这是一个正常男人,心底的坚持。

“你这小子,行吧,我这个上任不久的局长也该亮亮肌肉了。”

感觉到对方话里的决心,何振海洒然一笑,答应了下来。

相比于这个地头蛇,这个少年人背后的过江猛龙,才是他何振海真正需要敬畏的。

上一次的海州官场变故,若没有上面郑局长的支持,他也不会由副转正。

而郑局长身后代表的什么,不言而喻。

“我觉得何局一定能为受害者做主,还鹿城一个朗朗青天。”

“你小子可别给我戴高帽,对了,最近你自己可要注意一下。”

“好的,我了解。”

听了这位何局长的提醒,周安安觉着有个保镖跟着也不错。

“什么?不放人,是谁的意思?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原本正给儿子煲汤的饶江美脸色无比阴沉。

她都准备给儿子接风洗尘了,结果,竟然跟她说儿子还不能出来。

何振海,他是要和她们雷家作对吗?

并不清楚何局长的应对,至少周安安晚上打电话给夏大队长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那位雷二代并没有走出市局的大门,听说还已经进入了新的司法程序。

也不知道,那个什么中年妇女,会不会联想到他身上。

应该,不会吧?

“潇客,你上次跟我说的,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下防备。”

没有什么考虑,心下有些警惕的周安安立马打电话给了周潇客。

安第一,绝对不能把自己的安寄托在别人的失误上面。

“这个没问题,我马上让萧平联系你……另外我让两位教官去鹿城。”

接到小学同学的电话,周潇客毫不迟疑地说道。

“……”

没想到,自己都没开口,周潇客就已经安排人在暗地里保护他,周安安想了想,平时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他。

看来,那位曾经保护过小萝莉母女的萧平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先打了个电话给萧平,周安安看着平平无奇的青年男子,问了对方有什么要求,比如车子什么的。

毕竟,让对方保护自己,硬件总要配备好,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在自家小命上面,周安安一点都不可惜钱。

“不用,潇哥给我配的面包车比较有隐蔽性。”

摇了摇头,萧平拒绝了这位大哥大的好意。

“那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

“好的。”

简单会面之后,没提什么要求的萧平就离开了,开在路上的周安安特别注意了一下,发现了对方的面包车。

但多看两眼却觉得对方跟的一点都不显眼,不一直盯着后视镜还真看不出来。

嗯,回头让周潇客给对方涨涨工资。

“周六有没有空,帮我去横城给小小稍点东西?”

“没问题。”

接到汪大小姐的电话,晚上坐在培训部办公室里的周安安毫不犹豫地应下。

反正左右无事,正好带女朋友去横城玩一下。

想起几天不见的汪大小姐,周安安打开微客页面,查看了一下对方的动态。

“唉,好久没喝**牌子的纯牛奶,睡觉都没精神了!!!”

看着那最新一条的动态,周安安对比了一下俞大小姐让他稍过去的东西,忍不住摇了摇头,随手回复了一下:“明日路过横城,出售**牌牛奶,欲购从速。”

“整两箱,不差钱。”

还没等周安安切换出去看看,立马就收到了回复,看来汪大小姐此时正刷着微客,随即打了三个感叹号回复。

逛了一下首页的热点新闻,周安安在几大网站新闻头条里关心了一下国家大事,便等到了放学时间,带着女朋友去吃夜宵。

“明天啊,我和王敏她们约好了去养老院看望老人呢。”

听到男朋友的安排,史明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我自己一个人去,下次再带你去横城。”

没有强求女朋友顺从自己的安排,周安安很体贴地安慰对方。

“那我下次陪你去。”

见男朋友如此通情达理,史明暇笑着送上一个香吻。

夜晚的描述不可详细,周六早上,周安安起了个大早去和小姐姐晨练一番,回家洗了个澡。

先送女朋友去了学校门口,周安安再开车到了蓝天咖啡馆去拿牛奶,俞大小姐昨天让那位历家大小姐把两箱进口牛奶顺带了过来。

原本以为只需要到前台去拿的周安安,却看见了一身干练女式套装的历大小姐。

“说两句。”

示意了一下旁边座位上泡好的咖啡,历舒婷笑着说了一句。

“好。”

跟着对方坐下,周安安搅拌着咖啡,不知道对方想要问什么。

他倒是希望,对方不要问些什么,要不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听说你们蓝鲸收购了华漫影视三成的股份?”

喝了口咖啡,历舒婷一开口就说起了蓝鲸娱乐的某个动作。

“是有这么回事,我们蓝鲸准备进军动画影视市场。”

点了点头,周安安顺着对方的问题回答起来。

“华漫影视的总经理,你认识吗?”

看着眼前装作听不懂的年轻人,历舒婷继续追问道。

“见过两面,是个挺有主见的女强人。”

斟酌了一下语言,周安安给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那你觉得,她和我弟在一起,真心有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