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

王穹眼睛一亮,心头大跳。

步天涯的火戒之中竟然有这种东西?看来这小崽子天生反骨,当年背叛了他,在叶天麾下,他也不安分,暗中收集叶天的秘密,想要在关键时刻倒戈一击。

“你说像你这样的崽子不死,活着干吗?”王穹咧着嘴:“不过总算是干了件好事。”

他对于步天涯这种逢主必叛的行为嗤之以鼻,这种人天生就是当奴才的命。

不过就这份秘录而言,王穹真心感谢步天涯十八代祖宗。

他迫不及待,将那秘录打开。

这上面事无巨细,记载了叶天的一些人脉关系,生活习惯,甚至是饮食,药剂,战技等都有部分记载。

毕竟叶天乃是光明学宫的大师兄,而且行事低调神秘,且为人谨慎。

能够搜集到这么多情报,足以看出步天涯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我当年还真是小看了他。”王穹沉声道。

这份秘录让他对叶天有了更深刻详细的了解。

水样女生妩媚可人

翻到最后,王穹眼睛猛地一亮。

“穹天凶煞:超能流,煞气入体,破灭一切生机……”

“原主人:王穹。”

“已被叶天寄生,孕育成功!”

……

这份秘录的最后记载了叶天的能力。

除了穹天凶煞之外,还有两种,一为黑渊凰焱,一为大蛊风穴!

这三种能力都是超能流,且有详细的记载。

他们的原主人如王穹一般,都早已被诛,能力彻底成为了叶天所有。

不过秘录上还注明,叶天真正的能力,并非掠夺或者复制他人的异能。

而是寄种再生。

这种能力乃是他人的火种掠夺,转而注入自己的火种之力,如同孕育胚胎,不断蚕食,待得功成圆满,原来的异能彻底成为养料,从而诞生出新的能力。

这便是寄种再生!

王穹看着,不由皱起了眉头。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叶天的能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可怕。

“这崽子真是变态。”王穹冷然道。

按照纪元辰透露的情报,如今的叶天已经拥有了七种能力,且都是超能流。

步天涯的这份秘录里只记载了三种,而且都是原本能力的描述。

如果叶天的真正异能是寄种再生。

那么这些被他寄种的异能应该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与当初截然不同。

“以叶天的谨慎和心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人发觉自己的秘密。”王穹起了疑心。

步天涯的这份情报未免得来的太容易了,连叶天真正的能力都被他发觉了?

这让王穹心存疑虑。

秘录最后还附着一叠资料,资料上面的人年纪与王穹相仿,来自不同城市,上面清楚地记载着他们的能力,也部都是超能流。

“这是叶天选取的猎物?”

王穹随意翻看。

一个名字映入眼帘,让他的神情猛地一滞。

“罗青沅:罗王城嫡女,叶天未婚妻!”

“异能:罗天大阵!具体不明!”

“寄种条件,符合!”

下面便是有关罗青沅的一些资料,还有人脉关系,生活习惯,兴趣喜好等等。

显然,步天涯下足了功夫,他对于叶天的研究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一举一动,哪怕是特别小的细节都会调查的清清楚楚。

从这里也能看出,步天涯对叶天充满了忌惮,不,是恐惧。

他心生叛逆,却又极其恐惧这个男人,唯有知己知彼,掌控一切,他才有信心动手。

“叶天这个毒崽子还真够狠的,连未婚妻都不放过,想要寄种再生。”

这份情报再次刷新了王穹对叶天的认知。

这个男人目空一切,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类的情感可言,在他眼中,天上地下,芸芸众生,不管是亲友,还是师长,都可以成为他的资粮。

当年他对王穹如此。

对这位未婚妻罗青沅也是如此。

这个男人不会信任任何人,也不会对任何人动心起念,他的心冷漠到了极致,如万丈深渊,唯有黑暗与吞噬。

此时此刻,王穹方才感受到了叶天的一丝可怕。

不仅仅是对方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此人的情感,思维方式完是非人类的。

这种人的所作所为,根本不能以常理揣度,简直无法预测。

“这毒崽子想祸害的人还不少。”

这一叠资料里总共八个人,不过根据上面的记载,只有三人符合寄种的条件,罗青沅便是其中之一。

显然,如果叶天的能力是真的,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最起码,需要满足某种条件才能够施展。

他不知道物色祸害了多少人,方才集七大异能于一身。

“真踏马见鬼了,七大异能,而且部都是超能流,他怎么能够承受得住?”王穹疑惑道。

像他身负两大灵级绝品异能,对身体的负荷已经极为巨大。

而且火种的能量根本无法支持他长期战斗。

如果使用九变龙气,他的战斗时间大约是七分钟。

雷光臂乃是纯粹的破坏型异能,战斗时间只能维持三分钟。

如果两大异能同时施展,也就一分钟而已。

所以像叶天一人身负七大异能,简直不可想象,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怪胎。

“他的身上一定还有秘密。”

王穹将秘录合上,放在了一边。

如今,叶天在他心中的越发清晰,按照秘录上的记载,以王穹现在的实力想要击败他,的确不太可能。

“我的实力还不够啊,得尽快练成《九转火丹功》。”王穹自语。

一旦练成《九转火丹功》,踏入补元境,火种蜕变,能量暴增,足以支持两大异能火力开。

他的实力也将大幅度提升。

“这是什么?”

王穹拿起旁边的黑色铁片,上面锈迹斑斑,好似龟甲,中央有着一串数字,弯弯曲曲,古朴神秘。

73!?

王穹轻轻抚摸着黑色铁片上的纹路。

这东西看上去并非任何天材地宝,甚至没有任何灵气的波动,似乎真的只是一块铁片而已。

轰隆隆……

突然,那铁片震动,一丝丝黑气从中透出,缠绕着王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