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彪子,听得出来我是谁吗?”老刀乐呵呵地说道。

电话那头先是一愣,随即惊道:“是……是刀哥吗?”

老刀道:“是我。彪子,你可真是长本事了,什么梁子都敢接?这是你拜把子兄弟啊,他刚才打了我侄子,这事儿你要过来插一手吗?”

此话一出,张磊顿时心凉了半截。

他就算是个傻子,也听得出来自己面前的这个是老刀,彪哥跟着的大哥,老刀!

自己仰仗的后台,不过是人家手下的一个小弟而已!自己刚才还在人家面前耀武扬威,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完了,一切都完了!

张磊心中绝望了。

“啊?!”电话那头的彪子愣了,连忙道:“那小子打了您侄子?真是大胆!刀哥,这个兄弟,我不认了,您随便收拾!要不然,我现在就叫两个人过去,打他一顿,给您出出气怎么样?!”

“不用了!”老刀不屑地瞥了一眼冷汗直流的张磊,也没难为彪子,“没你事儿了,该上哪儿上哪儿去吧!”

“唉,好嘞,刀哥,您先忙!”说着,彪子那边儿电话就挂了。

刀哥冷冷一笑,“啪”地把手机摔在了张磊面前,冷笑道,“你还有什么靠山,继续打电话,我在这里等着!”

裸足碎花清纯女悠闲自在图片

张磊哪里还有什么靠山?!再说了,老刀在这一带就是地头蛇,给张磊十个胆子,也不敢跟老刀叫板!

“刀……刀哥,我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您侄子。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不可能敢给您找不自在……”张磊搓着手,讪笑着说道。

老刀自然不屑跟张磊多说什么,一挥手,扭头对他侄子道:“小茂,这些人打了你,你自己说怎么办吧!今天有叔叔帮你做主,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杀马特满眼怨恨,道:“叔,我要让他们给我跪下,让我挨个抽他们嘴巴子!”

“好!”老刀点点头,看向了张磊等人,“听到我侄子说什么了吗?快跪下!”

“这……”张磊犹豫了一下,一想对方是老刀,又有这么多人,自己不跪,被打死都有可能!

所以,张磊“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开始抽自己耳光:“刀哥我错了,我不敢得罪你们,求求你,放过我吧……”

王丽丽见自己引以为傲的男人跪下了,顿时不知所措起来。旁边一个壮汉一扯王丽丽的头发,喝道:“没听见让你们都跪下吗!?再不跪,老子带走轮了你!”

王丽丽吓得花容失色,顾不得要什么面子,连忙跟张磊一起跪下了。

其余人也纷纷跪下,盼望着对方不会打自己。

王峰正要跪下,孟川却一伸手,把王峰拦住了。

“不用跪。”简单说了一句话之后,孟川站了起来。

“孟川,你疯了,怎么不跪下?!他们会打你的!”王峰连忙说道。

孟川摆摆手,道:“我说了,不用跪!”

张磊转过头来,瞪着眼睛骂道:“孟川, 你在干什么?!没听见刀哥说什么吗,让咱们都跪下!”

“你想死可以,别拉上我们!”

说完,张磊还生怕老刀迁怒于自己,连忙辩解道:“刀哥,这个沙比跟我们不是一起的,我们不认识他。他冲撞了您,您可千万别怪罪我们啊……”

孟川见张磊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不由得笑了,道:“刚才牛皮吹的震天响,现在却跟儿子一样给人下跪,真是有意思了。还想让我跪下,你问问老刀,他敢让我跪下吗?!”

张磊刚要骂孟川装逼,突然老刀的惊呼声打断了他。

“孟……孟先生?!”老刀看到孟川一个哆嗦,哪里还有之前的盛气凌人,立马弯下腰来,上前道,“孟先生,您怎么也在这里?”

“来玩玩。”孟川不理会其他人吃惊的目光,指了指王峰,随口道,“你是想让我和我这个朋友也给你跪下?”

开玩笑,且不说孟川是王城的座上宾客,打死老刀也不敢得罪王城,就算是孟川没有一点儿背景,之前几下子撂倒他一干手下的事情,老刀也是记得清清楚楚。

得罪了孟川,自己这些人根本不够孟川打的!

“我怎么敢让孟先生跟您的朋友跪下呢!?”老刀立马赔笑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既然是孟先生您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老刀的朋友。今天在这个就把的所有消费,我都包了,就当是为惊扰了您,给您赔罪。”

孟川点点头,倒是很满意。

张磊见老刀如此恭维孟川,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道:“刀哥,那个,我也是孟川的朋友,您看今天的事儿……”

“滚蛋!”老刀扭头骂道,“刚才你可是亲口说,跟孟先生不是一起的,还辱骂了孟先生,现在又腆着脸凑上来了?谁会信你的鬼话?!”

张磊不禁欲哭无泪,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嘴巴子了。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个孟川竟然能让老刀如此恭敬地对待呢?

老刀也拿捏不准今天的事儿到底要怎么处理,便看向孟川。孟川拜拜手,道:“谁有错打谁就可以,这件事儿不用给我面子。”

“好,多谢孟先生。”老刀点点头,然后让自己侄子上去动手。

杀马特也没含糊,对着刚才打他的人一人两个大嘴巴子,也算是把仇都报了。

随后,老刀跟孟川告别,不敢再打扰孟川,带人离开了。

老刀走后,丢了面子的张磊等人哪里还有脸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一个个脸色铁青,找借口离开了。

王峰很久才缓过神来,惊喜地问道:“孟川,你真是太牛逼了!就连这一带的地头蛇老刀都这么给你面子!你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你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孟川笑着摇摇头,随口诌道:“我能有什么背景?我家里是开医馆的,上次救治了对老刀比较重要的一个病人而已。”

“哦,原来如此。”王峰点点头。

一旁的刘素素听罢,是忍不住皱眉怒道:“原来是沾了江北祥的光,刚才才让你出了一个风头。”

“孟川,我问你,既然你有能力帮其他人一把,为什么还让老刀打了张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