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百里伯没有揪住这件事不放,西门鹰和慕容竹都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百里城主说的是,五城岛五大家同气连枝,上次端木家的事情我们不知道,若是知道了,我们肯定会出手帮忙的。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出手帮忙事情明明就是你们做的,却在这里装无辜,端木霖不由得暗自腹诽。他也知道,百里伯不太可能替他们端木家主持公道,能够阻止西门鹰和慕容竹对付端木家已经很不错了,端木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乖乖的退了回去,打铁还得自身硬,这一切都是因为端木家实力不行,只有端木家发展壮大,以后才不会受别人欺负。

这时候百里伯扭过头来,看着青阳道“这位道友看着面生,莫非就是在五年前救了端木家的青阳道友。”

青阳没想到自己的名号都传到百里伯耳朵里了,于是上前一步,拱手道“见过百里伯道友,在下青阳。”

百里伯点了点头,道“我们五大家族同出一脉,你救了端木家,对我们其他家族也是有恩情的,青阳道友不必客气。看你年纪轻轻,实力也不高,却能在关键时刻救下端木松,真是不可貌相啊。”

百里伯还待夸奖几句,这时候西门鹰突然插嘴道“百里城主,这小子救了端木松不假,可他毕竟是一个外人,我们丹王盛会即将开始,把这小子留在丹王山上,似乎有点不妥吧”

不等百里伯发话,旁边的端木霖就忍不住说道“谁说青阳前辈是外人早在五年前我爷爷就代父收徒,青阳前辈早就是端木家的人了,他这一次也是代表我们端木家来参加丹王会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西门狐不甘示弱,道“你爷爷代父收徒谁看见了又有谁可以作证他代表端木家参加丹王会,有谁允许了”

“就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是都像你们端木家这样,这丹王会还不乱了套”旁边的慕容书也说道。

端木霖只有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得过西门家和慕容家那么多人,眼看着自己一边的几个小辈占了上风,西门鹰又道“百里城主,你都看到了,这就是大家的心声,丹王会是我们五城岛五大家族,丹王传承也是我们五家后人的,不容外人沾染啊。”

慕容竹附和说道“是啊,这小子就是个外来户,若是让这小子的了丹王传承,我们以后还有何脸面妄称丹王后人”

西门鹰和慕容竹知道在其他方面无法打击到青阳,只能把话题引到丹王传承上面,希望能够引起百里家人的嫉妒之心,从而断绝了青阳参加丹王会的机会。

灯光洒落少女脸上一如往常可爱俏皮

哪知百里伯对此却不以为然,笑道“诸位道友多虑了,丹王传承哪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丹王会从至今已经举行了整整十一次了,还从来没有人能走到第二关,我们这些丹王弟子的传人都不行,他一个外来修士怎么可能获得丹王传承”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西门鹰道。

西门鹰话还没说完,百里伯旁边一位年轻修士忽然开口说道“西门城主不用担心,不会有万一的,这丹王传承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这次我们百里家对丹王传承是志在必得。”

说话的是个筑基五层修士,面相很是年轻,就算是比起旁边的青阳也不遑多让,西门鹰对百里家的几个筑基修士了如指掌,眼前的这个却看着有些面生,他不由得问道“你是”

见西门鹰问起,百里伯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介绍,于是指着那年轻修士说道“诸位见谅,差点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百里家的孙女婿,名字叫做吕元。吕元是蓝玉岛修士,修为尚在其次,还是一位筑基丹师,一手丹术出神入化,就算是在蓝玉岛上也名声不小,曾被誉为整个蓝玉岛最有希望成为丹王的筑基丹师。”

蓝玉岛是距离五城岛最近的一座大岛,规模比五城岛要大得多,五城岛有时候缺什么东西,都要到蓝玉岛去,也是前往中沙域青岩岛的中转地,只是五城岛比较荒僻,蓝玉岛的修士很少到这边来,想不到这个吕元竟然出身那里,也算是大地方来的修士了。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百里伯说整个吕元丹术惊人,是整个蓝玉岛最有希望成为丹王的筑基丹师这就太可怕了。怪不得之前说百里家对丹王传承志在必得,这明显是找了外援啊。

西门鹰不由得道“最近没听说百里家结亲啊。”

百里伯笑道“前段时间,我带孙女到蓝玉岛办事,结果吕元与我孙女一见钟情,我这个做长辈的自然要成他们这对有情人。只是这属于我百里家的家务事,又因为丹王会即将开始,大家都比较忙,就没有通知你们去观礼,西门城主不知道也正常。”

一见钟情恐怕是故意送上门去的吧西门鹰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马上丹王会就要开始了,你孙女偏偏就与筑基丹师一见钟情而且这吕元本身就有筑基五层的修为,就算是比起百里城主百里伯也不差多少,又是蓝玉岛上有名的筑基丹师,怎么可能屈居人下,来给一个偏僻之地的城主当孙女婿恐怕就是为了这次的丹王会。

想到这里,西门鹰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既然百里家也找了外援,那么百里伯肯定不会在身份方面为难其他人,那么自己想要阻止这个青阳代表端木家参加丹王会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果然,不等西门鹰开口,百里伯就又说道“西门城主,丹王会从第一次开始,丹王他老人家就说过,无论男女老少,不管修为高低,五大家族的后人都可以参加,没有任何限制,这个后人不光指血脉,其他比较亲近的关系也可以。青阳道友既然得到了端木家的认可,就有资格代表端木家参加丹王会,我们是无权阻止的。”

“可是”西门鹰仍有些不甘心。

醉仙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