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能走,唯独你们不行。”孟川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金悟麟听了之后满脸惊恐和绝望。

而那些意图围攻孟川的高手也看出不对劲儿来,知道金悟麟完全是将他们当做拖住孟川的工具,于是纷纷萌生退意,稍稍犹豫后决定离开。

说是三息时间,实际上孟川给的时间要更长一些,在他的感知之下,那些普通的佣人全都离开这里之后,孟川这才将镇魔剑平举,轻轻划过一个弧线。

顿时,一道道剑气荡漾开来。

剑气并未伤到金家府邸的任何建筑,却似乎长了眼睛一般,朝着金家抱有侥幸心理,想要和金悟麟共进退的金家人身上斩去。

这些人最强也不过是普通宗师,如何能挡得了镇魔的到剑气?剑气穿过一个个身体,只留下一阵血雾,最终在金家府邸外落下,形成了一个将整个府邸包围起来的圈。

此时已经有不少京城的豪门掌舵者纷纷乘车来到这里,只是没有敢进入而已。

他们突然看到一道白光沾染着血迹自府邸内冲出,无声无息地落在地面上,形成了这么一条明晃晃的分界线,不少人眉头都是一跳。

幸好自己没有离金家府邸太近,要不然这道剑气可就落在自己身上了。

“这……这是那个少年宗师在宣誓主权吧?”有些老狐狸登时明白过来孟川的意图。

这个圈之内,就算是孟川的领土,但凡有人敢随意进入,这一剑必会斩在你的身上!

这简直就是给所有京城中人一个警告,但是孟川要真的把金家打下来了,就确确实实有接管金家的能力。

清纯女神宋伊人夜景清纯写真

在府邸内,一道凌厉的寒光劈开空气。

金悟麟和金敏的身体顿时僵住,动也不动,一条血线在他们身上出现,随后二人才带着满脸的不甘和震惊倒下,身体早已被那道剑气斩成两段。

这一剑几乎将金家上下所有没有离开府邸的人全部荡平,宛如死神过境。

如果单单凭一剑将金家荡为平地,倒还算不上什么,但是只杀人不伤物,这才是孟川这一剑的精妙所在。

看着金悟麟和金敏也在这一剑之下丧命,金珠足足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仰天长啸着,声音陡然变了调子:“不!”

此时她急切的心情已经彻底变成了绝望,本以为自己可以将叶家和孟川随意蹂躏,但是此时才知道真正会被随意蹂躏的,是鼠目寸光的自己呀!

“早在你欺压我表妹的时候,又可曾想过有这一天?”孟川缓缓将镇魔剑收起:“在你弟弟和你父亲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的底线的时候,又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两个问题金珠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她看向孟川眼中充满恶毒:“你刚才那一剑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了?”

“想死?”孟川嘴角微微上扬:“你想死可没这么容易。”

“我灭你满门,你是否恨我?那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怎么样?”

“小童,给我一颗大回春丸。”

叶童虽然不知道孟川想要做什么,但还是照做了,将仅有的两颗大回春丸取出一颗,扔给了孟川。

孟川一个弹指,便将大回春丸弹入金珠口中,金珠猝不及防重咳两声,堪堪将大回春丸吞了下去,随后她的一身伤势便开始飞速恢复。

金珠感受着这大回春丸的奇妙之处,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同时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反而要给我疗伤?”

“因为你还有点儿用处,”孟川居高临下地俯视金珠:“你这辈子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但是你还有机会可以杀了我表妹,替你金家上下报仇。”

“两年之后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表妹,到时候你们这一战我不会插手。”

这等要求让金珠顿时懵了,但是片刻之后她便明白过来,满脸愤怒:“你这混蛋竟然这么侮辱我?!”

是啊,这对金珠确实是一种侮辱,她之所以活着仅仅是因为孟川想让她成为一块磨刀石,好让叶童进步的更快。

自己的性命被人当做一种工具,本就是一件很侮辱人的事情,孟川更是说要让叶童在两年之内赶超自己,那不是对己完完全全的看不起吗?

那叶童还未入道,而自己

几乎已经通神了,这么巨大的实力鸿沟,短短两年如何能弥补得了?孟川呀孟川,你究竟是觉得你那表妹太厉害,还是觉得我金珠太废物?

更让金珠受不了的是,冰雪聪明的叶童明白孟川的意思之后,甚至咬咬牙上前说道:“表哥,不用两年,只需要一年时间,我就有信心跟她进行决战。”

“哦?”这次就连孟川也面露异色。

本来孟川以为,以叶童的剑道神体三年入道就应该差不多了,见识到叶童变态的天资之后孟川才改变主意,将自己对她的期许又拔高了好几番,让她两年时间就能通神。

而叶童这小丫头倒好,现在竟然扬言一年就能赶超金珠,这究竟是她足够自信呢还是自负呢?

“我知道,就算是金珠这种天生修仙的血脉,她也足足修炼了三十年才勉强触摸到通神的门槛,再给她一两年时间,成为通神者不是难事。但是,我依旧有信心!”叶童认真地说道。

三十年的时间,叶童想要用一年时间追赶上去,这可能吗?

本来孟川还想劝叶童不要这么急功近利,但是见她眸子中闪烁着坚毅之色,孟川索性一笑,点点头道:“好吧,既然你有信心,那一年就一年。”

“不过,如果一年之后你没有达到通神境,陨落的可能性极大,到时候你们两个交手,我可不会插手的。”

“表哥你放心,我有信心。”叶童郑重其事地说道,一道道剑意在她身畔隐隐成形,而她本人也宛如一把锐气冲天的宝剑,让人不敢直视。

孟川抬手逼出自己的一滴血珠,在空中画下了一道阵法,打入了金珠和叶童体内。

金珠对此根本毫无抵抗的办法,阵法被打入体内之后才花容失色地道:“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

孟川瞥了她一眼,缓缓说道:“在你体内设下了一个禁制,一年之后才会消失。在这一年的时间中,如果你靠近我表妹十里之内,便会爆体而亡。”

“这是保证你们二人之间的决斗能够在一年之后如期举行,你要是想提前害我表妹,那只会死得很难看。”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