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还有,”剑心果然没有让孟川失望,继续说道:“我还打探到,大概在十几年前,鬼门关确实曾经在巫镇出现过。”

听到这么一句,孟川心不由得提了起来,因为十几年前恰是自己父亲失踪的时间,同时失踪的地点也正是巫镇。

也就是说,剑心所打探到的这条线索与自己父亲的失踪息息相关。

剑心并未注意到孟川的异样,继续说道:“当时他们似乎是受人之托前去巫镇抓一个人,只不过那人境界实力很高,鬼门关抓人的时候出了一些纰漏。”

“这也导致了当时鬼门关的一员鬼将被其重伤,而鬼门关为了隐藏自己同时又急着回去交差,所以这些人中的首领便出手将这名鬼将杀掉了。”

“不过那个鬼将求生欲很强,在自己身受重伤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提前服下一颗假死转生丸,骗过了他的首领,最后苟活了下来。”

“只是此人原本是一位半步通神者,因为受伤太重境界也跌落下去,变成了一位玄劲境的修法者,因为害怕鬼门关的人前来杀人灭口,所以一直隐姓埋名,在巫镇之外三百里的一个小村庄隐姓埋名起来。”

“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查到此人的身份,并且让人把他抓捕回来,将这些东西都盘问出来。”

“只不过因为他只是鬼将,在鬼门关中职位不算太高,所以接触到的东西有限,关于鬼门关更多的东西也问不出来什么。”

孟川听完之后,问出了一个自己早就想要询问的问题:“那他既然是当年在巫镇实施抓捕行动的人之一,被他们所抓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总应该知道吧?”

剑心点点头回答道:“这一点倒是问出来了。”

“据他交代,他们当时抓的那个人姓孟,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实力非常强大。”

秋季清纯少女之应户外沙漠拍摄写真图片

“因为抓捕令只有负责行动的带头人——鬼帅才能看到,所以他知晓的也仅有这些。”

说到这里,剑心看向孟川问道:“

你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要查到鬼门关的线索,恐怕是因为这个姓孟的跟你关系非浅吧?难道他是你的父亲?”

面对剑心,孟川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点点头说道:“这个还不确定,但是极有可能。”

“在我老家的院子里,我发现了半块抓捕令,那块令牌仅有一半,虽然我不确定抓捕令上的名字就是我父亲的,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他很有可能就是当年被抓的人。”

“果然如此啊。”剑心点点头。

孟川继续问道:“除了这些,剑心前辈您还从那人口中问出了什么?比如这鬼门关到底如何才能寻得到?我可务必要进去看看被抓的那人到底是不是我父亲,如果是的话,我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剑心看了孟川一眼,用安慰的语气说道:“孟小子你也不用着急,鬼门关现在到底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也不知道。”

“不过他倒是告诉了我们一些关于鬼门关很多不为人知的运行方式。”

“鬼门关的大本营就在地府,每当地府打开,有鬼差出来抓捕目标人物的时候,地府的游走速度就会变慢,很有可能很长时间都在一个城市停留,直到鬼差们将人抓捕成功带回地府。”

“而且地府此时出现的位置,一般都是目标人物所在的城市,所以地府的位置大概可以确定。”

“现在我们已经在暗网上锁定了鬼门关散发追捕令的网址,只要鬼门关再次有动作,我们就能跟鬼门关同步锁定他们要抓捕的目标到底是谁。”

“到时候就可以提前通知你,让你来到目标人物所在的城市找机会与鬼门关的鬼差接触,或许能一路尾随他们来到地府的入口。”

孟川明白了剑心的意思,点点头说道:“这个主意倒是可行,那鬼门关的鬼差什么时候会出来呢?”

剑心摇摇头,抿了口茶之后说道:“这个谁也说不准,天知道鬼门关到底什么时候再去接任务呢?”

“但你放心好了,只要鬼门关有所行动,我肯定第一时间通知

你,让你不会错失探查地府入口的机会。”

“不过我丑话可要说在前头,鬼门关的凶名在外,他们所抓的人中甚至有一些是神通广大的通神者,乃至修仙宗门的一宗之主。”

“这种人物被抓都没有人能够将他们救出来,你小子想过去救人,怕是不容易啊。”

“根据我们找到的那位鬼将交代,在鬼门关中一共有四级成员。”

“从事最低级事务处理的鬼卒都至少是宗师级别的人物,而那鬼将更是能够调动起天地之力的半步通神者。”

“再向上的鬼帅则是货真价实的通神者,而且数量足有五位。”

“现在的鬼门关,一切事物大都由这五位通神者定夺,而在他们之上还有一个人,是鬼门关的创建者,人称鬼王。”

“这个鬼王到底是何身份无人得知,但是他的实力确实十分惊人。”

“传言两百年前他曾出过一次手,将一个通神境大圆满的通神者抓了回来,那位通神者被他打断手脚,挑断了所有的筋,变成了一个废人,手段极其残忍。”

“两百年前他就有这等实力,如此漫长的年岁过去,他现在究竟是何实力谁都说不好。”

“论起底蕴,鬼门关绝对不下于一个二等的修仙宗门,甚至有可能足以跟一等修仙宗门相抗衡。”

“你想单枪匹马冲进去救人,这个危险是可想而知的,鬼门关创立这么多年,从没有谁能够成功把人从地府带出来。”

说到这里,剑心长叹一口气道:“既然你要救的人是你的父亲,那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劝你,你都不会听我的。你这头倔驴姑且就随便闹吧,或许年轻气盛不畏虎豹,反倒是能做出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呢!”

孟川也是笑了笑,对剑心拱手道:“那我就在此多谢剑心前辈为我的事情如此上心了。”

“如果一旦有鬼门关那边的消息,请您务必通知我。”

“放心吧,我会的。”剑心摆摆手,把事情说完之后她也就要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