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九道》乃是光明学宫的不传之秘。

共有天火,地藏,风门,潮汐,耀灵,霜蟾,黑渊,龙泽以及雷霆九大战技,威能之强,足以引动天象异变,就算是三院弟子也不会轻易传授。

王穹修炼的《雷霆》还是当初费老暗中传授。

自从练成以来,只在当初屠神公会创建之时,于天网之中施展,挫败唐门大少。

莫不凡乃是光明殿的翘楚,一眼便认出了这门战技的来历。

他心中波澜皱起,难掩眼中的讶然。

无论如何,莫不凡也想不到,在这废土之中,竟然藏着一个光明学宫的高手,这个原本在他眼中毫无根基的土著竟然有着如此来历!?

“你到底是谁?”莫不凡咬牙道。

轰隆隆……

天空中雷光闪烁,与王穹的雷光臂产生了共鸣。

狂暴的雷霆震荡天威,一道道电光垂落,宛若剑芒崩裂,轰向莫不凡。

后者身形闪烁,在空中横飞转折,躲避着雷光。

白嫩美女长发披肩蕾丝白裙清新气质户外写真图片

“攻守易型了!?”

“卧槽,那是什么能力?操纵天象,控制雷霆,此人是何来历?”

“太强了,面对光明殿的高手竟然还能翻盘?这种能力很可怕,就算面对御空飞行,也能反制。”

远处,一众高手露出凝重之色。

谁都看得出来,王穹的能力和战斗技巧都极为可怕,竟然可以在转瞬之间,反压拥有制空权的莫不凡,以雷霆镇压,如此速度,根本不是人力可以躲避的。

大光明剑!

莫不凡一声惊吼,剑光冲天而起,与垂落而下的雷光撞击一处。

可怕的反震之力,将其轰向地面。

“糟糕!”莫不凡心头咯噔一下。

“你谪落凡尘了啊!”

突然,一阵轻慢的声音在耳畔响彻,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如此距离,已然在王穹的攻击范围之内。

黑龙刀长吟惊天,化为一记雷光,可怕的震荡撕裂空气,破开了那虚无的重力,直接贯通了莫不凡的身体。

砰……

雷光爆裂,莫不凡的身体被王穹右臂的震颤弹飞,恐怖的雷霆几乎将他吞灭,近乎毁灭的力量肆虐咆哮,撕扯着他的每一寸血肉。

“赢了……这就是老大真正的实力!?”杨奇看着从天际陨落的莫不凡,目光颤动,心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要知道,眼前这位大敌前所未有,他不是刀河堡主,更不是刑狱那种实力所能比拟的。

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光明殿弟子。

即便在废土之中,那都是庞然大物,屹立巅峰的存在。

它的传人,竟然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王穹击败,彻底碾压,无可违逆。

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这个男人无法做到的。

“太帅了!唯有这样的人物才值得用命追随。”杨奇目光炙热,盯着王穹,双拳紧握道。

“他越来越强了!”苏青禾美眸轻颤,忍不住道。

比起第一次与王穹相遇,后者的实力更加可怕了,甚至于比当日夜王降临的时候还要强大。

在苏青禾的眼中,王穹似乎根本没有极限,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强,以至于就连光明殿的高手在他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这个男人的身上还藏着更加可怕的锋芒,纵然放眼整个废土,他的才情都不会被埋没。

“师傅说得对,总有一天,他的名号会与废土牢牢捆绑在一起,宛若烙印,经久不衰。”

苏青禾终于彻底认可了夜王的判断。

“败了?光明殿的弟子竟然败了?那可是高级势力……”

远处,一众观战的高手如坠云雾,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王穹。

眼前这位青年,籍籍无名,如出村野,可是一夕之间杀伐起伏,以雷霆手段镇压光明殿弟子,斩之如无物。

这样的霸绝和手段简直撼动人心。

“快,将消息传出去,此人一战成名,必为废土共知。”

“真的是一战成名,从今以后,恐怕废土各大实力都会知晓这位青年。”

“他和夜王舟的苏青禾在一起,快,快去调查,他到底是何人。”

一则则消息在飞速传递着,对于众人而言,这一战极为震撼,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掀起波澜。

“光明殿的高手还真多!”

王穹提着黑龙刀,走向深坑,像莫不凡这样的高手自然不能留下活口,否则的话也是麻烦。

烟尘中,原本强大的气息已经变得十分微弱。

那么近的距离,被王穹的雷光臂贯穿,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狂暴的雷光几乎摧毁了身体机能的运转。

轰隆隆……

突然,变故陡生!

一道血光闪烁,从烟尘中探出,抓向了王穹。

嗡……

王穹面色骤变,黑龙刀反手斩来。

一声脆响划落,一只血爪直接抓住了黑龙刀的刀身,猩红的鳞片缓缓生出,透着凶戾与古老,可怕的力量直接将雷光震碎。

与此同时,一股不祥的气息如同瘟疫般袭来。

王穹面色骤变,右臂的力量瞬间衰灭,就连他体内的真元都如潮水般退却。

“这是什么……”

王穹心神大震,身子一扭,抽身而退,一脸讶然地看着前方。

烟尘中,一道身影缓缓走出,赫然便是莫不凡。

此时,他焦黑的身躯以肉眼恢复着,右手异变,被赤色鳞甲所覆盖。

至于他的左手则是紧紧握着一根赤铜色的犄角,上面刻印着奇异的符文,被森然的黑气所缠绕。

“哈哈哈,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你真的以为你的力量可以让我谪落凡尘?”

莫不凡肆意狂笑,他的气息疯狂的攀升,如凶如邪,比起刚刚更加恐怖。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藏着如此可怕的底牌,瞬息之间,恢复巅峰,变得更加神秘强大。

“蝼蚁的力量怎么能够侵犯光明的威压……”莫不凡厉声吼道。

轰隆隆……

突然,他手中的犄角宛若复苏,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覆盖方圆五百里。

这一刻,所有人俱都露出恐惧之色。

他们体内的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消退。

那股气息泯灭人间,甚至连他们的血气都开始枯败,一丝力气都难以使出,纷纷瘫软在地。

“这是什么力量!?”王穹心头讶然,简直不敢相信。

他可以断定,这种力量不是某种异能,甚至不属于人类所有。

就算是他体内的黑色火种似乎都遭到了波及,真元疯狂燃烧。

“蝼蚁!”莫不凡的眼睛仿佛没有任何情况,轻轻一瞥,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噗……

杨奇大口吐血,动弹不得。

苏青禾花容失色,伤势越发沉重,在这股力量的压迫之下,她的眼中唯有恐惧和绝望。

“都要死!”莫不凡轻笑,大光明剑周围的重力尽都改变,速度达到极致,向着王穹袭杀而去。

砰……

突然,王穹的火戒内,那枚73号铁片泛起了璀璨的光华。

“厄难之角……真王序列的力量啊……”

苍老的声音回响在王穹的脑海之中,如同远古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