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王穹而言,三阳镇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地方。

那里也有最让他牵挂的长辈。

不靠谱的老板,喜欢装逼的瘸叔,还有扣扣搜搜的老瞎子……

三年里,他除了每日遭受老板的压榨之外,便是偶尔从肉铺偷点碎肉,偷偷跑到瘸叔那边,炒个小菜,喝两盅,或者躲到老瞎子那里,听他神神叨叨,胡言乱语。

瞎爷说王穹一脸的孝子相,最适合哭坟,将来万一他两腿一蹬,十有八九还得让他披麻戴孝。

老瞎子的身体不好,虽是替人看相为生,不过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平日里是靠王穹照顾。

离开三阳镇已经两年了,王穹也没有回去看看,也不知道老瞎子过得如何。

此刻,在这北境绝地,真空家乡,冷不丁听到老瞎子的名字,他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一脸讶然地看向身旁的灰衣老者,脚步忍不住停了下来。

“前辈是……”

“啧啧,这么多年了,老瞎子还没死啊……他过得如何?”灰衣老者冷笑,他的言语不显息怒,也听不出是敌是友。

王穹惊疑不定,想了想道:“瞎爷的身体不适很好,这些年深居简出,几乎不与外人打交道。”

他说得是实话。

林荫的路上很诡异

三年来,瞎爷除了帮隔壁的李婶算他老公在外面有没有姘头,帮邻街的张光棍算他何时能娶到媳妇,帮东市的老赵头算算他的孙子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几乎很少在镇子上走动。

他的身子太弱了,不能吹风,也经不起折腾。

就连瘸叔都说这老东西没有几年可活了,年轻的时候嘴太欠了,所以糟了报应,并以此告诫王穹,做人,尤其是做男人必须管住自己的嘴,祸从口出,看看老瞎子就知道了。

“老瞎子年轻时张狂无极,嘴太欠了,能活到现在已是不易……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啊!”灰衣老者冷笑道。

说着话,他目透奇光,上下打量起王穹来。

“敢问前辈认识瞎爷?”王穹忍不住问道。

他无法感知眼前这位老者的气息,更看不出来对方的实力深浅。

可正因为如此,王穹百分百断定,这老头绝对来历惊人,实力恐怖得难以想象。

“小娃娃,我跟老瞎子认识的时候,你恐怕还没出生呢!”灰衣老者淡淡道。

“啧啧……老瞎子那种薄情之人对你倒是颇为看重……真是舍得啊……难道真的是要死了,怕自己无人送终?”

灰衣老者打量着王穹,浑浊的眸子透着一丝奇光,越看越觉得惊奇。

“前辈这话是何意?”王穹眉头皱起,听着有些不大舒服。

“你姓王?”灰衣老者突然道。

此言一出,王穹眸光大跳,神戒备起来。

“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

说着话,老者拉着身边的男孩,径直向远处走去,头也不回。

“前辈……”王穹转身欲追,可是一晃神的功夫,那爷孙两便已经没了踪影。

“老王,你叫谁?”就在此时,古释心问道。

“刚刚那老头……”王穹急道。

“不是早走了吗?”明浩然神色古怪道。

“早走了!?”王穹愣了一下。

“你站着半天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罪剑刑也忍不住道。

众人一脸狐疑盯着王穹。

“高手!?”王穹心头咯噔一下。

他知道刚刚自己绝对不是出现幻觉了,那老头的修为高得没变,竟然可以错乱时空,其恐怖程度根本难以想象。

真空家乡,无生之地,竟然出现了这样的高手。

恐怕就算罗生杀剑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王穹除了一身冷汗,这样的高手幸好对他没有任何敌意,否则一旦出手,他必死无疑,天下地上都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他。

“那老头不简单!”就在此时,蚩九幽沉声道。

“你看出来了?”王穹眼睛一亮,问道。

蚩九幽点了点头,刚刚,他几乎有着与王穹相同的遭遇,电光火石之间,神念交织刹那,灰衣老者便已经与他交谈了一番。

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在其面前,从头到尾,从里到外似乎都没有秘密可言。

“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让我带句话给老师……”蚩九幽神色凝重道。

他的老师可是传说中的十二王座,凶名动乱天下的亡灵。

“什么话?”

“天启将开,狩猎废土!”蚩九幽一字一句,沉声道。

“妈的,快走!”王穹咬牙,只觉得脚底冒冷气,一刻都不想待了。

敢向亡灵传这种话,就算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那老头的来历想象得还要大,说不定也是一位十二王座级别的高手。

被这种人盯上,那还能有好事?

此刻就连蚩九幽也觉得脊椎发凉,没有任何反驳,跟着王穹就走。

很显然,这群小家伙也只有王穹与蚩九幽能够入那位神秘老者的发言,至于其他人则直接被无视了。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啧啧,真是不错的小家伙!”不远处,灰衣老者如幽灵般浮现,盯着渐渐远去的众人,不由笑道。

“哪里不错啦,都是一帮胆小鬼。”男孩一脸不屑道。

“怕死是一种宝贵的品质,这样才能走得长远!”灰衣老者意味深长道。

“看来老瞎子活不久了……”灰衣老者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情。

“我们走吧!”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吗?”男孩闻言,不由激动起来。

这破地方他早就不想待了,到处都是废墟,一点意思都没有。

“看来得见见老朋友了!”灰衣老者不显息怒,淡淡道。

“爷爷说得瞎子吗?”男孩扯了扯灰衣老者的衣角,好奇地问道。

灰衣老者轻唔了一声,点了点头。

“那老瞎子到底是什么人?”

灰衣老者转身离去,看着远处浩瀚无际的苍穹,浑浊的眸子里精芒闪烁,如雷芒璀璨,转瞬即逝。

“天机!他的名字叫做天机!!”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