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阳伸手在凌千蝶的额头上摸了摸,确定了她并不是装出来的,应该是喝酒太多,刚才出来吹了凉风,身体不舒服了。

他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凌千蝶,顿时有些头疼。

凌千蝶没有告诉他家在哪里,他也没办法送凌千蝶回去。

如果把凌千蝶带回别墅的话,许苏晴肯定会怀疑,而凌千蝶醒了肯定还会跟许苏晴乱说,所以林阳不想带许苏晴回去。

想来想去,林阳也只能把许苏晴给带到酒店里,让她睡一觉,等明天清醒了,自己回家。

这么想着,林阳朝着自己四周看了一眼,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连锁酒店,便扶着凌千蝶走了过去。

凌千蝶昏过去,没了知觉,林阳只能让她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两个人走的这么近,看上去很像情侣。

进到酒店里边,林阳到了前台,要了一个房间。

前台的人帮林阳办理手续的时候,还不停的抬头看凌千蝶。

这种时候凌千蝶看上去就像是被灌醉的一样,前台的人用怀疑的目光瞥了林阳好几眼,把他给当成捡尸的了。

林阳被这么盯着看,满脸尴尬,虽然他对凌千蝶并没有别的心思,但是别人怎么想他控制不了。

前台那满脸鄙夷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自在,就好像他马上要对凌千蝶做什么一样。

大胆清新美女户外自拍照片

“林阳,你是不是很想占我便宜,但是表面上装作不在乎?”凌千蝶突然说了一句。

林阳以为她醒了,立马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凌千蝶依旧闭着眼睛,刚才应该是在说梦话。

前台看向林阳的目光变得更加诡异起来,开口问:“她是自愿跟你来的么?”

林阳满脸尴尬,因为不想过多解释,便点了点头。

前台一副我懂了的样子,给林阳弄好手续之后,便把房卡给了他。

林阳赶紧扶着凌千蝶去了电梯那边,把她带到房间之后,将她放在床上,就要转身离开。

“我……我好冷啊。”

凌千蝶蜷缩成一团,身子不住发抖。

林阳见状,只好过去给她盖被子。

就在林阳伸手去拿被子的时候,凌千蝶突然一把将林阳给抱住,让他压在了自己身上。

林阳感受到凌千蝶的体温,顿时有些惊慌起来,他平时异常冷静的一个人,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反而有些不知所错。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凌千蝶呓语着。

林阳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用力将凌千蝶得手给弄开,给她盖好被子之后,快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是个正常男人,男人该有的感觉,他都有,如果凌千蝶再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就在林阳离开房间之后,躺在床上的凌千蝶突然舒展了身子,接着脸上便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林阳在出了房间之后,松了一口气,接着便快步下了楼。

他走出去的时候,前台满脸的错愕,他也懒得解释,直接去了外边,到满天星门口开车去了。

前台盯着林阳离去的背影,突然喃喃了一句:“这么快?该不会是肾虚吧?”

……

回到家中,宋婉月和许国华两个人已经回房间睡了,林阳轻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小心翼翼地把灯打开,看到许苏晴竟然还没睡。

她坐在床上,两只手抱着膝盖,正在发呆。

林阳把灯打开的一瞬间,许苏晴立马躺到了床上,开口说:“你回来啦,我刚去上了厕所,可不是在等你,我睡啦。”

林阳听着许苏晴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心里边也升起了一丝暖流。

没想到许苏晴会一直等到他回来才睡觉,这种家里有人等待的感觉,让林阳满是感动。

他在许苏晴边上躺了下来,伸手关了床头灯,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许苏晴翻了个身,并没有搭理林阳。

林阳也不再说话,没多久,便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本来林阳以为凌千蝶会在醒来之后,来跟许苏晴告状,他也已经准备好跟许苏晴解释,毕竟他去满天星,并不是去寻欢作乐的。

不过让林阳没想到的是,凌千蝶竟然没来找许苏晴,之后的两天,凌千蝶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

林阳以为凌千蝶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所以便不再去想这件事。

而许苏晴也没过问过林阳那天晚上到底去干什么了,在许苏晴看来,林阳说去处理事情,那应该就真的是处理事情。

这天下午,许家别墅当中。

许家豪和许小婉两个人坐在许震云的对面,桌子上正放着一些资料,正是两个人找来的“证据”。

“爷爷,你快管管许苏晴吧,她现在在公司里真是无法无天,这才接手天阳集团的项目多长时间,她都快把公司给掏空了。”许小婉开口说。

许震云看了她一眼,开口道:“苏晴向来是一个稳重的孩子,而且尽职尽责,在工作上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她怎么可能会把公司给掏空。”

许小婉见许震云竟然不相信她的话,心中也是一阵气愤,心想许苏晴平时的伪装做的还真好,明明从公司拿了那么多钱买房买车,爷爷竟然也不怀疑。

“爷爷,小婉说的是真的,许苏晴平时在您面前表现出来的,都是装的而已,她这个人心机非常深,她正是为了不被您发现,才在您面前表现出那幅样子的。”许家豪跟着开口。

“没错,许苏晴接手天阳集团项目的这段时间,不仅买车,还买了房,实在是可恶至极,我们已经找到了证据,不信您看。”许小婉把她找来的证据递给了许震云。

许震云挑了挑眉毛,开口道:“天阳集团的项目利润不小,苏晴是项目负责人,拿一些奖励是应该的。买车买房还在接受范围内,我上次去她家,也确实觉得她家的房子该换换了。”

许小婉立马愤愤不平地说:“爷爷,你都没看我们找来的证据,就替许苏晴说话,实在是太偏心了。她买的可是豪车别墅,那栋别墅还是腾龙湾的精品别墅,价值一千五百万啊。”

许震云听到之后心里边一咯噔,随即瞪着眼睛说:“你说什么!苏晴买了腾龙湾的精品别墅?!”

许家豪和许小婉一块点头。

“证据就在这里,不信您看。”许小婉把证据给打开,让许震云过目。

许震云立马把许小婉他们找来的交易记录看了一遍,确定买的确实是腾龙湾的精品别墅之后,他心里边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

“苏晴竟然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拿着公司的钱去买这么贵的别墅?!”许震云的声音变得激动了一些。

“是啊,而且她不仅买了,还故意邀请我们去参观,你都没见她那神气活现的样子,她这可是用的您的钱啊。”许小婉添油加醋道。

“只是这上边为什么写的都是林阳的名字?”许震云有些疑惑地问。

许家豪立马解释:“爷爷,许苏晴用公司的钱买东西,肯定不好写自己的名字,她让林阳去买,恐怕就是为了到时候给自己找借口。”字更¥新速¥度最ap駃=0

“就是,那天她就非说别墅和车都是林阳买的,她也不想想就凭林阳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车和别墅。”许小婉不屑道。

许震云皱着眉头深思了一下,感觉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他一直觉得林阳就是来他们许家吃软饭的,当然不可能有钱买的起这么贵的别墅。

“只是,苏晴平时工作那么认真,而且她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许震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爷爷,刚才小婉都已经说了,她在您面前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私下里她什么样,您又不知道。”许家豪开口说,“我可是亲眼见过她的丑恶嘴脸,她对咱们许家的财产,可是相当惦记啊。”

许小婉转了转眼珠子,当即附喝说:“没错,爷爷,许苏晴当初之所以同意让林阳入赘,正是为了能够留在许家,将来能够瓜分许家的财产,不然她怎么可能嫁给林阳那个废物。”

“而且林阳没本事,完可以成为许苏晴的利用工具,现在他们两个就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买的这些东西都说是林阳买的,她许苏晴却用的舒服,听说他们买的那辆车,连让林阳碰都不让,这怎么可能是林阳买的。”

许家豪看了许小婉一眼,两个人都是对视一笑,仿佛是在夸对方编出来的话很高明一样。

“爷爷,天阳集团的项目也不能再让许苏晴管了,再这么下去,她迟早把咱们许家给掏空啊。她是个女人,本应该嫁出去的,许家的财产,不能便宜了她啊。”许家豪满脸悲痛道。

许震云相信了两个人的话,被气的浑身颤抖,一张教练都快紫了。

他直接把那些证据给扔在了桌子上,冷声道:“去把许苏晴给我叫过来,我要当面问她,若是这别墅和车真是她用公司的钱买的,我这就把她赶出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