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重生之球首富最新章节!

两个女生说着,远远的走开了,姜小白随意的看着周围的人群,倒是也看见了着两个姑娘。

不过都是扔人堆里就找不着的,姜小白除了对剪发头的姑娘看着感觉有些眼熟以外,其他的记不起来了。

也没有多想,跟着王正功到了金陵饭店。

金陵饭店的大厅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等待着,看见王正功陪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进来。

不用想估计这个就是姜小白了,中年男人快走几步迎了上去。

“刘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个是我们姜小白厂长,”

“小白厂长,这个是我朋友,刘忠,是金陵饭店上班的大堂经理。”王正功给两人介绍道。

“您好。”姜小白主动伸手笑着打招呼。

“您好,小白厂长,久闻大名,欢迎您入住我们金陵饭店,让我们金陵饭店蓬荜生辉啊。”刘忠笑着说到。

这话就是纯粹在捧姜小白了,这个时候金陵饭店接待的都是一些大领导和国外的贵宾,

就姜小白这个段位,虽然在国内的乡镇企业中,算是混的还可以。

单纯女孩受不了都市的快节奏生活

但是这个时候国内的企业是以国营企业为主的。

来金陵能够入住金陵饭店,那不是金陵饭店蓬荜生辉,而是姜小白本人的幸运。

这就和“今天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为荣一样。”

就姜小白现在这个段位相对于金陵饭店来说,也就停留“以母校为荣”的地步。

不过人嘛就是这样,花轿子人人捧。刘忠也就是一句漂亮话而已,姜小白听了也就是心里舒服,而不会当真。

“小白厂长,那我就回店里了,留下小张给您……”王正功说道。

“回去吧,服务员就不用留了,我们自己就行,晚上找个地方,一起吃个饭。”姜小白说道。

王正功听姜小白这么说,以为姜小白要办什么事,不方便让人跟着。

于是点点头,带着小张离去了。

虽然小张一脸的不情愿,她还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去金陵饭店里的房间参观一下,然后坐一下那个轿车,如果可能的话,再拍一张照片,那就更完美了。

到时候她还可以和小姐妹们炫耀一下,结果没有想到,姜小白竟然不用她当导游。

“小白厂长,是晋省人是吧?是第一次来我们金陵吗?我们金陵是六朝古都,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像夫子庙……”

刘忠一边待着姜小白往房间里走去,一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家是晋省龙城的,来金陵算是第一次吧。”姜小白笑着说道,这辈子当然是第一次来金陵。

可是要是说上辈子的话,那自己算是土生土长的金陵人。

“算是,”刘忠有些搞不清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来过就是来过,没有来过就是没有来过,算是第一次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本来就是有些话唠,只是为了说的,就继续给介绍着。

“夫子庙那边还有个乌衣巷,诗人刘禹锡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的就是住在乌衣巷的王谢两家……”

姜小白听着不断的点头,但是乌衣巷是97年的时候才翻新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时候叫“剪子巷”。

小时候记得那里就是一个大工地,剪子巷很多老房子都拆迁了。

在金陵饭店住下以后,姜小白也没有休息的意思。

就待着李龙泉等人出去了,看看时间也中午了,几个人在一家街边的小店坐了下来。

一人一碗鸭血粉丝汤,一人一屉蟹黄包,吃的大汗淋漓。

然后这才从小店里出来,开春前的金陵,天气还是有些阴冷,更不巧的是几个人吃完饭以后,刚出来天空中就下起了小雨。

烟雨蒙蒙的,其实这个时候去夫子庙和秦淮河那边逛逛挺有诗意的。

不过姜小白来不是玩的,更何况夫子庙和秦淮河,他上辈子都逛够了,也不觉得新鲜。

于是几个人赶紧上车,李龙泉开车,姜小白指挥着朝着城北走去。

前一世的父亲,姜书文是金陵新联机械厂的职工。

金陵新联机械厂原来叫924厂,是属于国直属的军工产业,有七千多名职工,原来是生产高大上的雷达的。

就在1979年,改革开放的第二年,该厂就军转民,成为了国营企业。

其实这不是个个例,军转民的企业在这个时候有很多,各中的原因,就不方便多说了。

而924厂就是其中一个,不过这种厂长活下来的不多。

当然了924,金陵新联机械厂也同样没有活下来,但是他辉煌过。

辉煌的历程就和该厂的另外一个名字有关,叫“伯乐厂”。

这是因为就在两年前,1985年的时候,金陵新联机械厂引进了阿里斯顿冰箱生产线。

生产出了我国第一台部国产化的冰箱,叫“伯乐牌”冰箱,并且还是双开门的。

当然了国内第一台家用空调也是金陵新联机械厂生产出来的。

由于这个时候的市场供不应求,许多销售商干脆把运输车停到了厂门前,冰箱下线一台就搬一台。

这个时,金陵新联机械厂附近企业职工每月拿90元时,而新联机械厂的职工能拿到200多元,在外面只要说是“伯乐厂”的,连找对象都容易。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父亲姜书文说给自己听得。

据姜书文说,母亲向莎莎能够嫁给自己,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俊后生,另一个就是自己是新联机械厂的职工,挣钱多。

但是这些的事真假,当时自己没有办法确定,毕竟等自己记事的时候,新联机械厂已经辉煌过了,并且还在99年停产,04年的时候彻底的就破产了,父亲也下岗了。

想着这些前尘往事,车子越走越慢,这个时候的城北还是农村,路不太好走。

再加上下着雨,道路有些泥泞,就更加难走了。

“往左,不对是往右。”时间的记忆有些遥远,有些路,姜小白也根本记不得了。

车子走着,走着,姜小白发现自己好像是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