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哪怕是早一分钟!

若是早一分钟,她肯退让、示弱些许,对他而言,便是不一样的。

可是她太倔强了,又或者是她太过信任他了,她相信他不会真的伤害她,所以,她不肯示弱。

她一向如此,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他亦一向如此!

对他而言,这世界上最难容忍的事情,就是背叛!

如若不能完全地得到,那彻底摧毁又如何!

他为她伤心愤怒到了极致,所以那一刻,他早已无法控制自己!

当她终于意识到他的疯狂与绝望,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死亡的临近时,她才终于知道害怕。

这样的害怕,也许是对他的恐惧,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更有可能是对失去女儿的恐惧!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一向坚毅的眼神中,竟流露出了绝望与无助。

他是手软了的,他是脱力了的,可是他松开她的那一刻,她就已经颓然无力地滑到了地上。

春莫少女秀美迷人

太迟了!终究是太迟了!

她的求饶与软弱来得太迟了,如果她可以像她的女儿这样,早早地想起他,早早地向他求助,那一切都会不一样!

“叔叔……叔叔……”此时此刻,鹿然似乎已经只看得见他了,嚎啕的哭声之中,只剩了对他的呼喊。

如果鹿依云可以像她这样……

原本是来得及的!

原本一切都是来得及的!

“妈妈——”浓烟终于彻底挡住了鹿然的视线,她再也看不见任何能够帮助自己的人,只能声嘶力竭地哭喊,喊着最信赖的人,一声又一声,“妈妈——”

片刻之后,她眼前忽然忽然出现一抹高大的人影,那人用外套裹住她,将她抱起来,转身快步离开了火场。

她在那一瞬间失去知觉,却还是隐约看见,那个终于回来救她的人,是叔叔。

……

这一切,她原本早就已经忘记了。

那次失去知觉,再醒来之后,她的世界,便只剩了陆与江一个人。

他是养育她的人,是保护她的人,也是她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可是此时此刻,这个以往她最信赖的人,却成了世间最可怕的恶魔!

是他害死了她的妈妈,是他一把火烧光了一切,是他将她禁锢在他的羽翼之下,还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啊——”鹿然的情绪终于崩溃,一双眼睛红到极致,喊出了声,“是杀了妈妈!是杀了妈妈!”

陆与江的动作赫然一顿,一双眼睛霎时间沉晦到了极致!

“说什么?”他声音低哑地发问。

“是杀死了我妈妈!是凶手!是杀人凶——”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喊出来,可是鹿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陆与江卡住了她的喉咙,声音低得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清,“再说一次?”

可是鹿然已经说不出来了。

她被他掐着脖子,一张脸涨得通红,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因为但凡她发出一点声音,卡在她脖子上的那只手就会越用力,而在她停止发声之后,那只手也没有丝毫松开的迹象!

鹿然觉得很难受,很痛,她想要呼吸,想要喘气,却始终不得要领。

最痛苦的时刻,她仿佛忘记了一切,只是盯着眼前的这个人,控制不住地掉下眼泪来。

看着那双流泪的眼睛,陆与江手上的力气骤然松开了些许。

也就是这一个瞬间,鹿然终于可以艰难地发出一点点声音:“叔叔……痛……”

陆与江蓦地一僵。

“叔……叔……”她的声音一点点地低了下去,眼神也开始混沌,却仍旧是一声声地喊着他,“叔……叔……”

陆与江目光落在自己的那只手上。

她想起来,她终究是想起来了。

在他的人生中,她原本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可是此时此刻,这个天使想起了他最恶劣的一面,并且向他提出了指控!

她不能继续存在,她若继续存在,对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威胁!

想到这里,陆与江大手再度用力。

鹿然赫然睁大了眼睛,一双手无力地放在他那只手上,用她那双像极了她妈妈的眼睛,绝望而无助地看着他,求着他,随后,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的瞬间,她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那唇形,却仍旧是在喊他。

叔叔。

虽然是濒死的时刻,可是她最信任的人,依然是他……

陆与江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待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缓缓拿开了手。

他明明清楚地知道这样拿开手意味着什么,可是看着毫无生气地躺在他身下的鹿然,他却再也下不去手。

这是他捧在手心养大的天使,在他充斥着冷酷与血腥的人生里,她是唯一干净的存在。

他怎么能毁了她?

做不到,他做不到。

哪怕明明是事关生死的抉择,可是他终究……做不到。

……

这件事情之后,前一日才被取保候审的陆与江,再一次被带回了警局。

而慕浅则带着鹿然回到了桐城,送进了医院。

霍靳北得知消息后,立刻来到病房察看鹿然的情况,然而鹿然却因为受惊过度和身体创伤,再次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之中。

“这次的事情对她打击肯定很大。”慕浅说,“有相熟的心理医生,帮他安排一下吧。”

“嗯。”霍靳北应了一声,又看了鹿然片刻,才缓缓道,“不过对于她而言,这样的打击,未必是坏事。”

“万一她承受不住呢?”慕浅说。

“承受不住,那就忘掉一切,一辈子浑浑噩噩。”霍靳西淡淡道,“承受住了,那就是置诸死地,浴火重生。”

慕浅转头看了霍靳北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天,陆家同样是一片混乱。

在得知陆与江又一次出事之后,陆与川立刻通知了所有跟陆氏有合作的精英律师共同探讨对策,然而当律师去到警局,得到的消息却是陆与江拒绝见任何人。

他没有开口交代任何事情,但他却又拒绝了外界的援助。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得知这个消息的陆与川,却罕见地失态,竟挥落了一桌子的办公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