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娜的身体顿时又有怨气不断外泄,让四周的空气更为阴冷难耐。

小娜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来,但是身体并没有任何动作。

陈杰瑞之前下达让小娜杀孟川的命令时,小娜也没有如此用力地抵抗过,所以陈杰瑞一时之间也有些蒙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了这小鬼。

陈杰瑞怒不可遏:“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还敢违抗我的命令?我让你去杀了他,你敢不照做?”

“信不信等今天晚上回去之后我让你生不如死,让阿祖婆婆好好给你点儿颜色瞧瞧!”

说着陈杰瑞再次捏动指决,想要控制小娜。

小娜浑身颤抖,极其费力地抵抗着陈杰瑞的命令,满脸的不愿:“可是,可是……哥哥不坏,我不想杀他。”

“什么坏不坏的!我让你杀谁你就得去杀谁!”陈杰瑞瞪大了眼睛,气得热血直冲脑仁。

但他毕竟法力低微,又不好好修炼,所以小娜一心想要摆脱他的控制,他也毫无办法。

孟川在一旁不失时宜地讥笑出声,嘲讽道:“陈兄弟,口口声声说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难道你代表的是你们滑稽界?”

“恕我愚笨,我实在看不出来你想要干什么,难道是在跳大神?”

“你这个臭小子少说风凉话!”陈杰瑞气得胸口一起一伏,见小娜实在不受他的控制,他索性放弃了让小娜动手,而是换了一招术法将小娜所积累起来的怨气勾出一缕,粗暴地打向孟川。

素颜小美女带着相机户外拍摄

这种怨气如果进入普通人体内,就会像中邪一样,整个人痴痴傻傻,甚至减几年寿命。

不过面对朝自己飞过来的这一缕怨气,孟川仅仅像是赶苍蝇一般挥一挥手,怨气就被吹飞出去,竟不知是巧合还是孟川故意为之,落在了陈红的身上。

陈红顿时怨气入体,整个人身体一僵,直挺挺地仰面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翻起了白眼珠。

陈杰瑞顿时慌了,他哪里想到自己出手竟然会把陈红给害了。

“你没事吧亲爱的?!你别吓我!”陈杰瑞

晃着倒地不起的陈红,满脸着急。

“真是废物!”阿祖婆婆也看出孟川有些不对劲儿,骂了陈杰瑞一声之后说道:“别管这女人了,阴气入体,就算救回来也是一个傻子。”

“阿祖婆婆!”陈杰瑞听了心如刀割,抱着陈红抬头对阿祖婆吼道:“这些年我可是给你上供了不少钱,我只求你这一件事,你一定要杀了这臭小子,给我老婆报仇!”

“知道了。”阿祖婆婆眼中闪过杀意,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你好歹也是我的客人,他动你就相当于打了我的脸面,我不会轻饶他的。”

说着,阿祖婆看一下孟川:“你小子别以为有点儿本事,就能在曼玛这种地方横行了!”

“得罪了我阿祖,我让你……”

阿祖婆的话还没有说完,孟川的身形就已经飘然而至,在阿祖婆完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个耳光抽在了她那张老迈的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之后,阿祖婆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脸上一个红肿的掌印十分清晰。

“你刚才说动了他就是在打你的脸,我还真想知道知道,打了你的脸会怎么样?”

孟川满脸笑意,眼中却满是不屑。

“你找死!”阿祖婆婆何其愤怒,她在曼玛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巫师,平日里谁见了她都得绕道走,还真没见过谁敢上前打她的耳光。

阿祖婆怒吼一声,手中的黑色坛子怨气冲天,一股脑部涌进了小娜的体内。

阿祖婆远不是陈杰瑞这种半吊子能比的,在她手上小娜这种小鬼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瞬间就被她夺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霎时间,小娜身上怨气堆积,让空气几乎冷得都要结冰,而小娜的脸上也笼上一层寒霜,她双目无神眉眼低垂,宛如机器人一般面无表情。

此时她的模样也跟孟川第一次见她时一般无二,明显已经成了一个只会杀人的厉鬼。

虽然小娜不过是个只炼制三四年的小鬼,但是炼制小鬼的术法早在曼玛传承百年,手段刁钻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一旦被缠上,就算是武道高手也要横死。

“去!给我杀了他!”随着阿祖婆一声令下,小娜的身体宛如装了弹簧一样,猛然蹦起扑向孟川。

孟川目光还未触及小娜,随便伸手一指,点在了小娜的眉心。

瞬间一道符咒在孟川指尖成型,镇压在了小娜的额头上。

这是龙虎山一脉传承下来的符法,专门镇压厉鬼怨魂。

早些年间,龙虎山一脉将这道符法公之于世,共天下修法者学习,用来镇压游离在民间的恶鬼。

在妖道医圣的传承中,这种术法也被记载下来。

虽然炼制小娜的术法是曼国本土术法,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龙虎山的符法几乎只要是厉鬼就能镇压。

这道符贴在小娜额头之后,小娜的一身怨气果然部被镇压起来,她整个人也慢慢落地,双目紧紧地合上,就连阿祖婆都不能控制。

严格来说,这阿祖婆的本事也不过刚刚入道,估计叶童在这里都能轻而易举对付,何况孟川。

阿祖婆然没有想到孟川竟然如此简单就将自己的小鬼给镇压起来,一时间有些愣神。

而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孟川又是一个耳光抽在了她的脸上。

“小娜这个孩子也是人,你竟然把她炼制成了小鬼,剥夺她生而为人的权利。”

“修炼这种旁门左道的术法,专门害人敛财,手上不知道沾有多少条人命。”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都是出自你之手,你真不怕折损自己的阳寿吗?”

“等以后你也变成了鬼,当真不怕这些人会将你生吞活剥?”

阿祖婆怒极,哪里还管得上孟川在说些什么,见小娜此时根本派不上用场,打算弃了这没用的东西,她竟然直接将手中的黑色坛子往一边砸去。

这坛子一破,小娜的一身怨气也就散了,同时小娜的身体也会消散在这世界。

孟川眉头一皱,一勾手指,利用血气将这坛子在即将落地碎开之前捞了回来,收入自己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