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楚家。

徐稷下急匆匆赶来,呼吸明显有些紊乱。

“怎么了?”楚中堂微微皱眉。

他沉稳了一辈子。

最不喜欢的,就是咋呼。

徐稷下之所以能得到他的栽培和赏识。也是因为此人心性沉稳老练。符合楚中堂的预期。

“大长老出山了。”徐稷下迅速汇报道。“据说,连五长老和二长老,也一同随行。要去白城杀楚云。”

楚中堂闻言,面不改色道:“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事件,的确值得人重视。

可正如楚中堂所言,此事与徐稷下并没有直接关系。不论是楚云死,还是大长老死。也都不会伤及徐稷下根本。

楚中堂知道他跟大长老走的近。也并没因此而责备他,甚至迁怒他。

他了解徐稷下,也知道徐稷下的心性为人。徐稷下想壮大自己,积攒足够多的人脉。楚中堂并没小气到遏制他的茁壮成长。

史上最美丝袜

“楚云此行,就是要去报复骆文舟。”徐稷下匪夷所思道。“我不明白大长老为什么要亲自出山。他作为华夏分部的总指挥。对自身的身份保护,应该是极度严密的。”

这一次,却为了骆文舟而出手。

这让徐稷下百思不得其解。

“他肯出手,自然有他的理由。”楚中堂淡淡说道。

“您知道?”徐稷下主动问道。

楚中堂点了一支烟,目光平静道:“严格来说,骆文舟并不姓骆。”

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却直接道明了真相。

而凭徐稷下的聪明才智,他也能迅速找到此事的关键节点。

骆文舟不姓骆。

这也就证明,骆文舟并非骆胤的亲生儿子。而是骆夫人给骆胤戴绿帽了。

真正的关键就在于,骆文舟的亲生父亲,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

非常到连大长老,也要给其面子。

这么一来,整件事就有了合情合理的解释。甚至包括他当初为什么敢弑杀骆胤。

“骆文舟的亲生父亲,是总部的高层?”徐稷下试探问道。

“你已经有答案了。何必再问我?”楚中堂反问道。

徐稷下闻言,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

他万万没想到,骆文舟竟然还有如此离奇的身世背景。

更加想不到,为了一个楚云,大长老竟会亲自出山。而且,还带着二长老和五长老。

这意味着,哪怕是大长老,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将楚云留在白城。否则,他岂会带上两名帮手?

“老板。您觉得大长老此次,能成功击杀楚云吗?”徐稷下好奇问道。

“你知道你在和我讨论什么吗?”楚中堂反问道。“你在问我,那老东西能不能杀了我楚中堂的侄子。”

徐稷下闻言,心头猛然一颤。

是的。

他正在问楚中堂,是否看好大长老可以成功击杀楚云。

“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楚中堂面无表情道。

徐稷下垂下头,不敢再问。

大老板和楚云不和,这是世界都知道的。徐稷下又岂会不知道?

他已经理所当然的将此事摆在台面上了。

而事实上,大老板对此也从没忌讳过。

但此刻,大老板却突然翻脸了。

这让徐稷下很难受,甚至心慌。

正如大老板所言,不论他是否跟楚云不和。但二人的叔侄关系,是存在的。而且天下皆知。

你作为部下,跑来问老板是否看好他的侄子会被击杀。

这本身就是离经叛道的想法和行为。更是对大老板不敬。

“做好你的本分。”楚中堂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不要把精力放在这些和你无关的事情上。”

“是。”徐稷下点头。

此事,他肯定需要汇报。

但更多的猜忌,以及对局势的判断。

这不是他的工作。甚至就连楚中堂,似乎也不太关心。

“看着楚少怀。别让他离京。更不能前往白城。”楚中堂给出警告。

“我明白。”徐稷下点头。

心中也有了计较。

大老板对此事,还是很重视的。

甚至担心少爷会因此受到牵连。

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了大长老的影响力。以及老板对此事的不乐观。

楚云会死于白城吗?

大长老二长老五长老同时出手。徐稷下不认为楚云能够抵挡这三位顶级强者的围剿。

此行,他必死无疑!

……

抵达白城时,才刚过午饭时间。

楚云陪狐狸大神吃了顿正宗的白城餐。然后就近找了家酒店下榻。

“我和你住一间房。”狐狸大神提出她的要求。

楚云想要拒绝,但考虑到狐狸大神的强劲实力。最终还是给予了她强者尊严。

说是住一间房。其实是住的套间。

有客厅、厨房,会客厅,以及三间屋子。二人入住后,还空出一间房来。

简单叫了客房服务解决了午餐。

狐狸大神端坐在沙发上,表情认真地看了楚云一眼:“你觉得你能够轻松击杀骆文舟吗?”

楚云闻言,淡淡摇头道:“不会太轻松。”

“如果你遇到了危机。我会出手。”狐狸大神平静说道。“你不可以阻止我。”

“其实。这是我的私事。”楚云挣扎了一下。

“你的私事,就是我的私事。”狐狸大神轻描淡写道。“你忘记了。我们曾是背靠背的战友?”

“这一次面对的敌人,会非常强大。”楚云平静说道。“就算是你,一旦参合进去,也未必有把握身而退。”

“不如你先分析一下当前的局势。”狐狸大神耸肩道。“如果真的足够恐怖,我会考虑袖手旁观。”

“骆文舟作为白城新王。他突然就成了组织密使。这本就不合逻辑。”楚云心思缜密地说道。

狐狸大神点头,耐心聆听。

“由此可见,楚中堂对骆文舟态度良好。也许正是因为他是组织密使。”楚云微微眯起眸子。“这就意味着, 楚中堂哪怕不是组织中人,也应该与组织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你不是说,这个组织谋害了你的父母吗?”狐狸大神有些好奇。“他再恨你,也终究是你二叔。你父亲的弟弟。他有什么理由和害死你父亲的阻止同流合污?”

楚云点了一支烟,目光冰冷道:“因为他只是我名义上的二叔。并没有血缘关系。”

狐狸大神闻言,清秀而淡然的脸庞上,掠过了一抹古怪之色:“想不到,你和我一样,也是个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