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奔袭而来,贱荣荣,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暑假工,玩电脑……

仿佛打开了一个闸门,诸多朦胧的记忆快速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占据着所有的思绪。

貌似,有搞头。

“妈,我出去玩一下。”

“钱有吗?”

“没…”

“这两百拿去,不要乱花。”

“谢谢妈。”

相隔多年再一次拿到老妈给的零花钱,周安安的心里满是暖意。

等到他坐上去市区的客车,周安安的思绪已然变得清晰。

或许,利用这个暑假,可以赚点启动资金。

城乡客车经过三马路口的时候,周安安下了车,顺便在开客车的小姨夫要求下,把一块五的车费放回了裤兜,蚊子再小也是肉。

牛仔裤少女街拍图片

这年头的城乡客车还是私人承包制,小姨夫也算是桐乡至市区这条路线的股东,周安安趁起车费来心安理得。

“贱荣荣。”

走进路口边的‘你我他网吧’,周安安很快就看到正在网络游戏中奋斗的王荣。

略微有些胖的身材加上嘴角的两撇小绒须,特征不要太明显了。

“考,小安子,不要太过分了。”

听到对方给自己起的绰号,王荣拍案而起,怒视过去。

这个绰号,已经伴随了他二十五天,如今是时候改名换姓了……

“蛋定蛋定。”

拍着对方的肩膀,周安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年轻人就是冲动。

这个‘贱荣荣’的典故,可是对方自找的,成立也才一个月不到。

半个多月前,刚刚高考完毕的周安安在同桌王荣的带领下,生平第一次走进了网吧。

在进入游戏取名之时,周安安下意识地想起小学三年级那个转学的小女孩同桌,便将对方名字的缩写当作了前缀,哪想到被王荣看到之后,莫名其妙地代入其中,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番。

这些内幕,周安安自然不会和对方说明,将错就错地给对方起了一个绰号,一直延续到十几年后。

人生,不就是诸多阴差阳错组成的插曲,才会如此丰富吗。

“帮你开好卡了,快上游戏。”

短暂的打闹过后,王荣指了指旁边打开的机子,催促了一句。

“谢了。”

没有多说客套的话,周安安循着记忆输入了账号和密码,登陆上‘凤舞天骄’,升级打怪。

“小安子,我暑假要去打工,你一起去吗?”

在打着怪的同时,王荣貌似随意地问道,握着鼠标的手有些紧。

他有心去打工赚钱,为家里分担点压力,但是从未出去打工的王荣心里有些没底,想找个人陪着壮壮胆。

“打工?什么工作?”

即便前世的周安安知道这位好友的选择,但是他依然问了出来,免得有些突兀。

前世的他,可是问都没问就拒绝了。

对于一般少年人来说,高考毕业后的两个多月简直就是人生中第一次自由的时光,岂会浪费在赚钱这种俗事上。

“餐厅服务员,好像是3块一个小时。一天十二个小时,就是三十六块钱,一个月就过千了。怎么样,一起去吧。”

听到好友没有一口婉拒,王荣准备趁热打铁,把对方拉入自己的队伍。

能忽悠一个是一个,他就是觉得往日里的周安安比较单纯,才决定拉对方入伙的。

“3块一个小时,一天十二个小时,日薪三十六块,貌似不错。”

嘴角微微一翘,周安安心里已经飘过了无数的MMP。

在这个市中心房价不过一千五的时代,月薪过千的临时工,确实是个不错的暑假工种,尤其是对没有什么工作经验的高中毕业生而言。

可是,周安安重生前,每个月发给员工的工资就起码十几万,让他为了日薪三十六块折腰,简直要命。

“对啊,一个月25天,就有七百五了。做满三十天,就破千了。”

说起这个月薪,一周零花钱从未上过三十的王荣有些激动,他可是想着努力努力,自己挣钱买一个手机。

“过千是不错了,不过我这里有个三千的工作,你干不干?”

看着这位兴奋的好友,周安安真有些看不起前世的自己。

只是,对于曾经年收入即将过百万的他来说,这千把来块钱的月薪毫无吸引力。

要忽悠小伙伴进场,怎么能不给出一个诱惑的价格。

“三千?什么工作?”

听了好友的话,王荣微微一愣,继而有些不确信地问道,甚至顾不得电脑屏幕里那个游戏人物的挂掉。

“网管,换个小包厢。”

打量了一下四周拥挤的网瘾少年们,周安安直接吼了一声,把机子从一块一个小时的大厅区换到了两块一个小时的VIP包厢区。

“喂,到底是什么工作?”

走向包厢的时候,王荣忍不住追问道。

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有三千一个月的暑假工。

三千啊,对方是不是骗子?

嗯,除非小安子先说清楚。

“急什么。”

走进二号包厢,周安安看了看剩余不多的空位,继续走向三号包厢。

见到三号包厢里只坐了寥寥两个人,周安安便走了进去,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烧烤,吃过吧?!”

打开机子的时候,周安安随口说了一句。

“烧烤,当然吃过。怎么?”

脑子里还有些不敢置信,王荣的思路根本没有扩展开来,傻傻地反问。

“我家准备开个烧烤摊,你来帮忙,三千一个月,怎么样?”

按照两人的友谊,周安安本该是和对方一起办的。

但是,对于未来有规划的周安安不想错过第一桶金,那是他以后发展的根本。

要在短短时间里改变大姑父和小叔一家的境遇,周安安绝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任何一个。

更何况,合办这种事,得说出去有人信。

为了让小伙伴相信,周安安都不得不借助家里的名义。

“三千一个月?可是我已经答应了餐厅那边,不太好吧。”

见到好友说出工作的具体事项,王荣没有去注意对方开口的前半段,只是以为对方家里开的,接着便是有些迟疑。

他很心动,非常心动,但是他先前已经和餐厅那边谈好,正准备说服自己的好友,明后天就上班了。

现在反悔,太不厚道了。

最主要的是,他不确定那个三千月薪是不是真的?

“我就问一句,你和餐厅那边有没有签合同?”

看出王荣的迟疑,周安安问了一句。

“合同?那倒没有。”

说起这个,王荣很肯定地回答。

“那怕什么,一个临时暑假工而已,匆匆客那么大的餐厅还怕找不到替代的人。再说了,你难道想被人呼来喝去?两千块的差距啊,两千块。”

对于说服贱荣荣,周安安没有丝毫的难度,顺带比了比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