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内,气压极低。

众人脸上或惊诧或疑惑,不明白楚云为何有此一问。

就连坐在身边的叶守天,也神情迷惘,匪夷所思。

“我怕什么?”

韩道仁直视楚云,脸上的愤怒之色,掩住了害怕:“应该怕的是你!”

“我不信你可以在明珠城无法无天!”

“方正生保你!我就找方正生的上级告你!”

韩道仁怒不可遏:“我不信你楚云能在明珠城一手遮天!”

韩道仁的豪言壮语,感染了在座数十名明珠城大亨。

和韩道仁一样,他们也忍受不了狂妄之极的楚云!

今天,他打的是肖飞。

明天,打的就有可能是自己!

清凉盛夏的一夜

凭什么!?

他不就是一个小公司的小副总么?

方正生保!那就针对方正生!

叶公馆保他!那就推倒叶公馆!

明珠城,从来不是哪一个人的!

是他们明珠商会同心协力打造的金融重镇!

就算是那些指点江山的领导,也总会有调职离开的一天。

可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明珠人!

没人能容忍狂妄的楚云在明珠城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楚云屏蔽了现场那剑拔弩张的气氛,目光,却冷冷停留在韩道仁脸上。

他在害怕。

楚云嗅到了气味。

可他依旧强势,眼中露出愤怒的光芒。

就在刚才,他放出豪言壮语,要与楚云死磕到底。连方正生都不放过。

强势的背后,是停在会所外面的那两辆车吗?

这,便是你韩道仁的底气?

楚云不在乎,也不关心车内坐着什么人。

他只是在寻找答案。

一个或许别人不在乎,他却视作使命的答案!

“韩道仁。听人说你和肖飞很熟?”楚云薄唇微张,目中闪着冷光。

“是又怎么样?”韩道仁沉声质问。“你楚云要诛九族吗!?”

仅此一句话。

会议室内群情激愤,不少大佬拍桌子怒吼。

在叶公馆,众人碍于叶老的面子。没敢放肆。

可在隽永会所,就没人在乎这些了!

“楚云!要么你主动滚出明珠城!”

“要么,被我们赶出明珠城!”

“你自己选!”

韩道仁一番痛斥,将抵制楚云的舆论推向顶峰。

说他沦为城公敌,也不为过!

楚云动作娴熟地弹了弹烟灰。

视线,仍停留在韩道仁脸上。

气氛僵持。一道道如刀子般的目光扫过楚云。他却纹丝不动,泰然自若。

叮咚。

楚云手机传来信息。

他忙里偷闲,低头看了眼。

“我饿了。”

是叶教授发来的。

文字末尾,还配了一张自拍。

很火辣,很魅惑。

唯一的缺点,就是露的不够多。

看来,楚云胃口被养刁了。

一般的尺度,已经很难满足他的需求。

“下午继续。”

叶教授径直起身,推门走出会议室。

不少人眼神复杂,却也没再深究。纷纷离席前往餐厅。

会议召开之前,不少大亨就已形成联盟。

楚云一事是重要议题,但绝不是最主要的。

推举会长副会长人选,才是重中之重。

再说了。大佬们也不可能当众把楚云怎么样。打架斗殴?实在有失身份。

人群散去。

韩道仁却依旧坐在会议室。

楚云亦然。

他站起身,面无表情地走上前。眼中,充满阴雨之色。

反观韩道仁,却异常强势地回应楚云。

眼中,写满冷酷之色。

他毫不示弱,浑身散发出上位者的威压。

就连那修长的双手,也紧握成拳。咯吱作响。

“你知道,肖飞临死前说过什么话吗?”楚云毫无征兆地开口说道。

韩道仁身躯猛然一颤。眼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以及愤怒!

“他会诅咒你下地狱!”韩道仁咬牙切齿。“你这个疯子!”

楚云唇角微翘,皮笑肉不笑:“我甚至怀疑你就在现场。”

略一停顿,他目光死死盯

着韩道仁:“居然说出了肖飞的原话。”

说罢。

他轻轻拍了拍韩道仁肩膀。转身走出会议室。

反观韩道仁,直至楚云彻底离开。他浑身紧绷的肌肉方才骤然松懈下来。

遍体大汗。心跳过速。

就连小腿肌肉,都因为太过紧张,而呈现痉挛状态。

“呼——”

韩道仁猛地一口抽了半支烟,浑身发麻。

……

出了会议室,楚云正要前往餐厅。

手机却嗡嗡作响。

是已经离开会所的方正生打来的。

“怎么样?”

电话刚接通,方正生便径直问道:“试探出来了吗?”

“没有。”楚云点了一支烟,来到走廊边。眉头深锁。

方正生吐出一口浊气,似乎心中大石落下。

“我查过韩道仁冬至前后的动向。他没像肖飞那样去过医院找陆家。电话记录,也没有任何异样。”方正生抿唇说道。“而且根据你提供的线索。当初你打伤他们家。他也没伺机报复。反而将老婆孩子送出国——”

“以我对韩道仁的了解。他不太可能是影视基地事件的幕后黑手。”方正生总结道。

“送老婆孩子出国。也许只是为了没后顾之忧。”楚云喷出一口浓烟。目光冷厉。

方正生愣了愣。头皮发麻。

这他妈是什么逻辑?

就为了一次冲突矛盾,韩道仁就非得跟你死磕到底,连命都不要?

你楚云有这么黑暗,不代表别人的思想也这么极端偏执啊!

“楚总。他韩道仁只是个有点骄傲的富商罢了。”方正生拿捏措辞道。“他怕死。”

……

餐厅环境优雅。

坐在对面的又是极品尤物叶教授。

楚云胃口不错。吃了两份牛排。

“方局已经帮你解围了。何必再犯众怒?”叶教授抿唇说道。“你就这么讨厌明珠这座城市,一天也不想留下来?”

楚云将最后一块牛排吃完。喝下半杯红酒,囫囵吞枣道:“叶教授。你想当会长吗?”

叶教授目中闪过异色。红唇微张道:“我只想和你睡觉。”

“别闹。”楚云摇摇头。“我很认真。”

“不想。”叶教授丰腴的娇躯微微前倾。尽量让雪白沟壑显得深不可测。

可那张绝美的容颜,却依旧优雅端庄:“但我刚才那个想法,也是认真的。”

纤细的鞋跟刮在楚云腿上,宛若隔靴搔痒,心痒难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