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已经在等待了,随时都能够起飞,姜小白和李小六交待了几句,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小白哥,注意身体。”李小六叮嘱道,没有叫姜董,而是叫了原来的称呼“小白哥。”

他是真的担心,姜小白虽然年轻,但是这么一直奔波下去,怕身体受不了。

姜小白摆摆手,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登上了前往莫斯可的飞机。

就在姜小白着急忙活往国内赶的时候,国内关于建华村出事的消息,也在快速的传播着,毕竟建华村,华青控股公司,这在国内的私营企业中,也算是翘楚。

还是有很大的度的。

上党市的媒体记者还能够保持克制,因为建华村在上党市,领导没有下达采访命令之前,他们还有政治觉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够随便报道。

而省内其他地市的报纸就无所谓了,反正建华村,和华青控股公司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龙城都市报都已经报道了,那他们干啥不报道啊,这新闻有搞头啊。

于是大家一窝蜂的往建华村涌去。

“喂,老刘啊,听说了吗?华青控股公司出事了,好像被查了,已经和相关部门对峙起来了……”

“我也是刚刚听说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风向又有了变化?”

清纯女生与纯色气球泳池写真

“不知道啊,没有听说啊。”

“再等等看吧,不行就收缩一下业务,唉,这好日子才过了几天啊,结果就出这事了。”

“老王,听说了嘛?建华村出事了,什么,建华村在哪里?就是华青控股公司那个村……”

“卧槽,华青控股公司怎么会出事,是不是寒冬又要来了……”

类似的对话,不断的在国内各个民营企业中间流传,天南海北的哪里都有。

华青控股公司在国内的民营企业里边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

现在华青控股公司一出事,很多民营企业听到消息以后,顿时就有些慌了。

这两年大家已经被吓成了惊弓之鸟了,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大家害怕。

所以华青控股公司出事,很多人都在观望着,等待着看事情怎么发展。

随着消息的传播,越来越多的私营企业在着。

一些和华青控股公司关系不错的,都着急的打电话过来询问怎么回事,不过都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因为联系不到姜小白,史生他们现在是闭口不言,对于这事的态度就是不回应。

不过正因为这样,更加的让大家揪心了,这都不回应了。

一天后,相关部门还在建华村查账,姜小白乘坐的从莫斯可起飞的飞机也降落在了京城。

在京城下飞机以后,周国民已经在机场外边等着了。

“姜董。”

“车子准备好了吗?”姜小白问道。

“准备好了,不过明天一早就有到龙城的航班,姜董,要不您休息一下,然后明天一早回去……”周国民试探的问道。

他接到了李小六的电话,按照姜小白的意思给安排好了车子,但是也同样从李小六那里知道最近姜小白有多忙碌。

“不用了,路上休息吧,现在就出发。”姜小白摇摇头,拒绝了周国民的好意。

“对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姜小白一边带人往停车场走去,一边打听到。

“不太好。”周国民摇摇头:“现在不说流言四起,也差不多了。

这两天我都接了很多熟悉的人打电话过来,都是询问情况的,大家都很担心。”

姜小白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这么关心咱们公司嘛?都是合作伙伴?”

按理来说,不应该啊,现在华青控股公司出事,他们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能够这么关心嘛!

“不光是合作伙伴,还有很多关系很普通的,他们确实很关心,但是不是因为关系好,而是怕现在的形势发生变化……”

周国民解释道,姜小白瞬间就懂了。

心里有些感叹,原来现在的华青控股公司成了风向标,不过姜小白是知道的。

从1992年开始,政策上的事就不会再反复了,现在华青控股公司出事,那只是公司的原因。

不是说大环境下,国家在调控降温。

不过原来这样的事情也有,比如什么“八大天王”事件,所以很多人害怕,这样看待问题倒是也正常。

也就是姜小白自己是熟知未来的走向,不然的话说不定也会觉得是国家在出手调控。

不过众人持有这样的看法,姜小白是乐见其成的,因为这样一来,会给华青控股公司增加很多分量。

很快一群人走到了停车场,一辆轿车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从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走的着急,姜小白并没有带多少人,就带了李龙泉,赵晓锦两个人。

三个人上车以后,一路风驰电掣的朝着晋省驶去。

早上九点多从京城出发,等到晚上七点钟,车子才进了晋省地界。

这个时候没有后世那么发达的高速公路,不然的话,也就六个小时左右,就可以从京城到龙城。

“姜董,要不要回家看一眼?”进入龙城以后,李龙泉询问道。

姜小白摇摇头:“算了,直接回建华村。”

过家门而不入,其实姜小白挺想回去看看怀孕的媳妇赵心怡,不过现在情况紧急,姜小白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早一分钟回建华村,事情就能够早一分钟解决,而拖一分钟,事态就会更加扩大一点。

没有人比姜小白更加知道,媒体舆论出来以后,威力有多大。

对于华青控股公司的压力有多大。

说是心急如焚,那是一点夸张都没有。

从龙城到建华村的路在天黑以后,比从京城回龙城的路要难走多了,虽然李龙泉知道姜小白着急,但还是放慢了一点车速。

姜小白也明白,没有催促,看着外边漆黑的夜色,心里却在思考着怎么解决这一次的事情。他就怎么也想不明白,史生他们既然说了没有问题,怎么就拦着人家对峙起来呢,这是有几个脑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