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土之中。苏

玄一人站立,千人跪地!

这一幕,何等霸道张狂!他

眼神凌厉的看着所有人。

“未成邪徒之人,出列!”苏玄低喝。

一瞬间。将

近两百人出现,实力参差不齐,最强的都有八阶灵王。他

们神色惊骇动容。何

等阵仗,让他们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

尔等,可愿成为我邪徒?”苏玄淡淡问。

众人一滞。

但下一刻,他们大吼:“愿追随邪主!”“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很好。”苏

玄微微点头。

“修整三日,再出冥土!”声

传八方。苏

玄大袖一甩,一块块玉简甩出。

其中,有着邪神战阵!

众人一看,眼中皆是涌现动容。仅

仅看了下,他们便知道这是他们从未见识过的恐怖战阵!

“我要你们,以最快的速度领悟,磨合!三日后,我要看到成效!”苏

玄甩袖,走下巨石。万

事俱备,只待战起!…

…时

间流逝,一日即过。

灵罪古塔外。一

道道身影出现。他

们看着被夷为平地的灵罪古塔,脸色难看,嘴角也抽搐不止。

这其中,有灵罪塔主几人,也有杜龙吟,陆天梭,雪屠等三宗强者!

此地气氛一阵沉闷。“

塔主,邪主那群人是否还在冥土?”雪屠脸色阴寒的问。

可以说,他和灵罪塔主是同病相怜。

残月雪宗没了,灵罪古塔也没了。

而罪魁祸首,都是苏玄!

“肯定还在!”灵罪塔主咬牙!“

很好,这一次其他人都可以不杀,但那杂种一定要杀了!”杜龙吟冷喝。

“布天罗大阵,将他彻底封在此地!”陆天梭喝道。这

是需要数位半步灵皇才能开启的大阵,有他们几个在,勉强可以布置。“

镇邪王宗不来?”灵罪塔主皱眉。

若是王宗也来,此事绝对万无一失。

他们在对付黄泉主脉那帮畜牲,没空过来!”雪屠冷哼。

这显然是借口,想要看着他们与苏玄斗!但

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因为王宗底气实在太足了,根本不惧苏玄。但他们不一样,若是任由苏玄胡来,必然损失惨重。

“他们不知道这邪主有多危险么?”灵罪塔主恼怒至极。“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群傲慢的人,王宗便是如此。而且,他们的实力的确恐怖。王宗那几个老家伙隐藏的太深了,实力已经是完超越了我们!”杜龙吟叹息。

“别说了,杀了这邪主再讨论其他!”陆天梭制止众人。接

下来,他们开始布置大阵。而

三宗的强者,也是陆陆续续到来。

当然,同样到来的,还有三宗整合的各大灵宗强者!一

时之间,此地风云汇聚,九阶强者都是随处可见……

冥土中。苏

玄盘膝于一处山峰,波澜不惊。

邪体已是修成,境界也是开始增长。苏

玄接下来要考虑的,便是炼邪剑了。不

过此事在苏玄看来,需要花费的时间必然比修邪体要多很多,困难也是极大。

尽管苏玄已是有了些想法,但短期内怕是修不成邪剑了。

而现在大战临近,苏玄也没那时间去炼。“

如今千邪徒助我,没有邪剑,我也不再惧四宗!不过,还是要未雨绸缪。凌霄剑的曝光终究是隐患,不知会引来多少强者……”

苏玄有些皱眉。

时间过去已是不短,但玄宗区域依旧没有动静,这显然不正常。

毕竟作为圣王之剑,没有人会不觊觎!“

是四宗封锁了消息,还是玄宗区域不信有人得到了凌霄剑?”

苏玄想不通,但他也是不惧!

灵宗区域和玄宗区域可是有玄灵屏障的。

弱者通过容易,但强者就没那么容易了。要

知道玄灵屏障后,玄宗,地宗,天宗共处一地,可是没有屏障的。

这是自古便存在的古老屏障,连灵圣,圣王都是无法摧毁。而

屏障后之所以称之为玄宗区域,也只是为了区分玄灵之别。严

格意义来说,玄灵屏障后才是真正的圣王大陆!

就像宁缺所说,这里终究是小了一些。

“此事可以不管,在玄灵屏障那里,我早就布置了不少灵兽。一有风吹草动,大不了逃走就是!”苏

玄冷笑。

如今的他可不再是三宗区域那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虽

说他这几次都表现的极为猖狂,但都是步步为营,并没有走错一步!

“战斗已是拉开,自然没有再草草了事的说法!而我的修行,也不能拉下!这一次,我就利用这灵宗区域极尽强大,到时再杀上玄灵屏障后!”苏

玄眼中有着果断。身

世之谜,显然是要在上面才能解开了!从

已知的许多事情中可以看出,苏玄的身世之谜与一些宗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为此事,苏玄也定会上去!

想及此,苏玄压下一切念头,准备大战发生。一

日后。

永寂妖王出现在苏玄前面,深深一拜。“

邪主,灵罪塔主联合雪宗,龙宗,雷宗,已是在外面布下天罗地网。”他轻声道,眼中有些担忧。“

王宗没来?”苏玄挑眉。“

不清楚,但没看到王宗修士!”永寂妖王摇头。

“无妨,他们敢出来,我就敢杀!”苏玄冷笑。

永寂妖王内心莫名一寒。

他总觉得,苏玄是故意留在此地,为的就是引四宗修士来杀他!

“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永寂妖王眼眸颤动,却是有些心安的离去。很

快。

三日即过。三

宗已是布好天罗大阵,在等着苏玄出来。

他们站于大阵内,神色凌厉,充斥杀意。

此刻冥土还未彻底破碎,其中的压制也是极其恐怖。三

宗和灵罪塔主根本不担心苏玄一直躲在冥土内。

相反,他们反而乐意看到这一幕。到

时苏玄等人出来必然衰弱,而他们也可以等王宗过来!“

塔主,冥土是否还有其他出路?”杜龙吟挑眉问。

“放心,那邪主虽能破坏冥土入口,但其他地方绝对破不了!”灵罪塔主信誓旦旦道:“而且他纵使真能破,我也能感知到!”

“那他们…还不出来么?”陆天梭皱眉。

“待得越久,对我们越有利!再说此次我等聚集如此多强者,不信拿不下邪主!”灵罪塔主一脸自信。

众人点头。他

们看向身后,镇定下来。

此次汇聚在这里的九阶灵王,直接都超过了五十个!

如此多强者,他们还真不信苏玄能跑了。“

等着吧,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灵罪塔主开口。

但还没说完。

“轰!”冥土震颤。

苏玄带着一千七百邪徒轰然冲出。他

扬剑,肆意张狂。

“哈哈哈,等急了吧,我这就来杀你们!”

这一次,他要灵宗区域的天,因他而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