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重生之球首富最新章节!

“业务扩展,连锁酒店?”姜小白看着金炎权问道。

“对,”金炎权点点头说道:“我们金陵饭店有扩展业务的需求,而连锁酒店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我们这边的金陵饭店已经是集商务,住宿,休闲,娱乐,旅游为一体的商业中心,

所以要进一步的扩展集团的业务,而们现在兴建的华青大厦,在晋省为第一高楼……”

金炎权缓缓的说着,姜小白点头,表示在认真倾听,但是没有接话。

金炎权顿了顿继续说道:“之前的时候,我们对于贵公司开发华青大厦项目的计划也有所了解,和我们现在的金陵饭店差不多,也是励志打造一个集休闲,娱乐,办公,商业,住宿为一体的商业中心。”

姜小白点点头表示赞同,这确实是自己开发华青大厦的计划,看来这个金炎权还真的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确实的了解过。

“不过我们两家公司在模式上稍微有差别,我们是计划自己开发,而贵公司是准备让别人入住开发,自己管理。而这一点也正是我找您的原因。”

“对,”姜小白点点头,虽然华青控股公司也是多元化发展,但是酒店这个行业,华青控股公司暂时还没有计划涉及。

不是说这个时候进入酒店行业,有什么不合适。

可以说这个时候进入任何一个行业都能够挣钱只不过是多与少,快与慢的区别而已。

不然的话,后世也不会称这个时代为“黄金时代”。

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

可关键是华青控股公司没有金陵饭店这个资金。

金陵饭店是在华商陶欣伯和一帮其他的华商推动下,有国有资金入住,开发的。

资金力量之雄厚,根本就不是华青控股公司能够比的。

而华青控股公司就是建一栋华青大厦都是被逼上梁山,这才东拼西凑,差点没有把自己给搞破产了,资金链断掉成为了烂尾楼。

在姜小白各种超时代的操作手法的坚持下,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建起来了。

可是要想自己开发,不是不能,而是根本没有那个实力,这一点姜小白早就有认识。

所以华青大厦换没有建成,华青大厦就已经连租带卖的弄出去一部分了,这也是凑够的工程款。

“如果我们金陵饭店入住华青大厦,以我们金陵饭店的名气,对贵公司开发华青大厦是有好处的……”

金炎权在试图说服着姜小白。

“们这有电话吗?”姜小白突然打断了金炎权的话。

“有,前台就有。”金炎权说道。

“等一下,”姜小白起身出了房间,朝着前台走去。

李龙泉和两个保镖还在喝着茶,对于他们来说,工作就是保护姜小白,至于生意方面的,他们一点也不关心。

而一旁的谭雅玲和向莎莎也是听得一头雾水,好像是在谈生意。

又是什么连锁酒店,又是什么开发华青大厦的。

她们俩就是普通的护士,根本就不关心这些,而且华青控股公司是在晋省。

金陵这边偶尔报纸上也会有华青大厦和姜小白的新闻,只不过她们都不关心罢了。

所以也听的很迷茫,但是一旁的王正功能够听明白。

这是金陵饭店准备迈出金陵,开连锁酒店,要入驻华青控股公司建设的华青大厦啊。

不过再一想想,心里有些沮丧,这么大的事,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店长,距离姜小白服装厂的高层骨干,都有很长一段的距离。

更不用说,到华青控股公司的高层了。

不过王正功也没有气馁,现在姜小白在金陵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细心的他也观察出来了,姜小白好像对这个叫向莎莎的女生特别的关注,照顾。

这也是自己的机会,就算是这一次没有成功,以后也还有机会。

很快,姜小白就回来了,看着金炎权说道:“刚才我打电话回去问了,华青大厦入住酒店的事还没有定下来,我在龙城欢迎们到来,到时候我做东招待们。”

“好,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金炎权起身满脸笑容和姜小白握手。

合作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就姜小白和金炎权两个人坐在茶馆里刘能够敲定,还需要金陵饭店这边去人和华青控股公司具体详谈。

可是现在双方的负责人,大概确定了合作的意向,如果不出什么变故,那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

“好了,感谢金经理,今天的热情款待,时间不早了,我还要送她们回去,改天再聊。”

姜小白和金炎权,刘忠两人告辞以后,两个保镖回房间了。

姜小白和一个保镖送向莎莎和谭雅玲回去。

先送了谭雅玲回家,谭雅玲下车后挥手。

“那我明天去金陵饭店找,带们去新联机械厂。”

“好,那就麻烦了。”姜小白点点头。

“不客气,还没有感谢今天晚上那高级的晚餐呢,就当报酬了。”谭雅玲说道。

姜小白没有再说什么,挥挥手,车子开走了。

“们去新联机械厂什么事啊?”送向莎莎回去的路上,向莎莎随意的问道。

“谈掉业务上的事。”姜小白没有说实话。

向莎莎也就没有多问,车子在记忆中有些熟悉的外公家门口停了下来。

“要不进来喝口水?”向莎莎下车后,礼貌而客气的问了一句。

“好啊,车上等我吧。”姜小白和保镖说了一句从车上下来。

向莎莎愣了愣,这个,她就是礼貌的问一句,正常来说,这么晚了,姜小白也不应该答应啊。

更何况,两人也不怎么熟悉。

可是姜小白就是答应了,这么晚了带一个男人回去,她怎么和家里解释啊。

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晚上有吃了饭,也不好意思反悔。

眼前是一排的平房,记忆中应该是在2000年前后,这里才拆迁的。

记得小时候,父母的工作都忙,自己也没有少在外公家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