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天雷子向外透露的消息少之又少,甚至还有意封锁,普通人也仅仅知道衡州所出的这个化境宗师姓孟而已。

有背景深厚的人倒也挖出了一些料,爆出来这个孟姓的少年宗师先后废了天雷子的师弟林长风,以及大弟子展锋,故此才会让天雷子如此大动干戈,高调宣战。

林长风也好,展锋也好,都是衡州武道界的名宿。能废了他们二人,那能不是宗师吗?!

后来,又有人查出,似乎白江龙跟这位少年宗师关系不错,甚至因为这位少年宗师不惜叫板天雷子。

于是,有不少人纷纷向白江龙打探情况,白江龙一一回绝,没有将孟川的消息透露半分。

石家别墅内。

石静飞激动地从外面飞奔回来,冲到石上行所在的书房,激动道:“爸,你听说了吗?天雷子这次公开要挑战姓孟的小子,时间就在三个月之后!”

“哦,还有这事儿?!”石上行激动地站了起来,万分惊喜。

石静飞笑道:“当然是真的,现在武道界还有能接触到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了!”

“据说天雷子让自己大弟子展锋上门送战书,让那臭小子三个月之内到武道协会跪地认错,不然就上门杀了他。”

“结果那小子不知死活,竟然将展锋给废了!这下子,彻底惹恼了天雷子,天雷子已经公开放话,三个月之内孟川不自断双腿,跪下认错,自己就会亲自杀过去!”

石上行惊愕道:“连展锋都败在那小子手上了?看起来当初选择忍气吞声,没有跟他们叫板是个明确的选择啊……不过,那臭小子也真是作死,打残了林长风不说,还废了展锋,这不是逼着天雷子一定要打死他吗?要不然,天雷子唐唐一介宗师,面子往那里搁?!”

宽松慵懒风毛衣少女清秀俊俏面孔纯美私房照

石静飞笑道:“爸,还不但如此。你知道吗,孟川那小子真的是脑子有问题,据说接到战书的时候,他还反过来叫板天雷子,让天雷子三个月之内跪在自己门前呢!”

“要不然,他扬言要杀到武道协会去,教训天雷子。”

“哈哈哈哈!”石上行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年轻人,还敢如此叫板天雷子?看起来,谁出面都没有办法保住他了。天雷子出手,这小子必死!”

石静飞朗笑道:“我看也是,咱们已经可以提前庆祝那小子三个月之后会被天雷子一掌毙掉了!”

石上行点点头,眼中闪过阴狠,道:“到时候,我定然让那小子死后都不太平!还有白江龙,我倒要看看,到时候天雷子兴师问罪,他还能不能继续当他的衡州地下皇帝!”

……

就在衡州武道界风起云涌的时候,京城那边同样也不太平。

京城军区总医院,一个诺大的办公室中。

一个老者带着老花镜,正在慢慢喝着一杯咖啡。看他穿戴、习惯,就知道此人从小就受国外文化熏陶,一副欧式贵族的气质。

向明杰站在这位老者身前,苦着脸,把自己在衡州的一切都交代了。

“……爸,就是这样。钟家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还有那个姓孟的小子,他们合起伙儿来欺负侮辱我,还侮辱西医!这事儿,您可要给我做主啊!”

这个老者,正是向明杰的父亲,京城医疗协会总会长,向迪。

向迪是最早出国留学学习西医的人之一,更是华夏引进西医的重要推动者!

他对于西医的掌握,绝对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不单单在国内无人能出其右,就算是在国外,他的名字也非常响亮,就算是其他国家头等医疗协会的人,也将向迪视为座上宾,到哪里都受人尊敬。

也因此,他才是华夏最权威的京城医疗协会的会长,同时也是这京城军区总院的首席医师。

向迪听完自己儿子的话,脸上不悲不喜,只是淡淡地说道:“你这几巴掌,确实应该挨着。”

“从小我就教育你,医术上的事,绝对马虎不得。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你倒好意思来跟我告状来了?”

“依我看,这京城医疗协会的名单里,还是把你剔除出去吧。要不然,咱们医疗协会的脸都要被你给丢尽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向明杰脸色大变。

“不,父亲,我好不容易才进入京城医疗协会,您怎么能把我踢出去呢?这样的话,我岂不是成了别人的笑柄了?”

“父亲,我知道错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求求您不要把我踢出去啊……”

向迪摘了老花镜,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暂且先看你的表现吧。”

“从今以后一年时间,不许你再出诊。你就在京城人民医院好好坐诊,先将自己医术打磨好了再出去!”

“这……是,父亲!”向明杰虽然心有不快,但是怕自己父亲生气,于是答应下来。

“行了,没别的事儿的话,你就先走吧!”向迪摆摆手,让向明杰离开。

当房间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向迪拿起了身边的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喂,小李,帮我定一张去衡州的机票……嗯,时间就定在十天之后。”

说完,向迪挂上了电话,然后摇头笑道:“真是有意思了,区区衡州,竟然也能出现一个中医方面的国医圣手?”

“我倒要看看,所谓中医,到底能有多么神奇,这个年轻人的医术比之同为南江一带的孙乾坤,或者是陈义真又如何……”

……

下午,医馆清闲了一些,孟川正在跟江北祥泡了杯茶,好好探讨医术的时候,门外来了个熟人,正是许久不见的朱文斌。

“孟老弟,别来无恙啊,我这次来,可给你带礼物了!”朱文斌抱着一个锦盒,乐呵呵地进来了。

孟川一笑,道:“斌哥,你怎么来了。江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叫朱文斌。”

江北祥呵呵一笑,招呼朱文斌坐下喝茶。

“多谢叔叔了。”朱文斌坐下,将礼盒放在了一边。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