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国之地,某个皇朝内

“天风国的顾家……”一位君皇低着眼眉,沉吟了许久许久,才凝重道:“不可惹。”

顾家,一门天骄。

地玄境后期及以上强者不出,顾苍老爷子一杆墨黑色银枪,可震慑百万大军,何人敢犯?

如今的血雄将军顾忧墨,怒战南渊国的一名大将,完胜。

而刚刚被册封为奇双将军的顾恒生,更是妖孽至极,以灵玄境中期领悟剑意小成之境,怒斩地玄境初期的强者。

“传令,不需再针对天风国,一切静观其变。”某个皇朝的君皇听闻此番消息后,下达了一个谁也无法反驳的命令。

“以灵玄境中期的修为,领悟剑意小成之境哪!难道……百国之地,又要走出一个撼世强者吗?”经历过百年前剑墟之景的一位强者,不禁合上了眼眸,在内心暗暗自语着。

“顾家一门天骄,当真是天佑他天风国哪!只是……此次南渊国威大损,不知会有什么动作。”百国的某个角落,有人隐匿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注视着这一幕。

与此同时,天风国更是掀起了狂风巨浪。

京城

李家老爷子李天源听到这则消息后,膛目结舌的好久好久,他才回过神来,而后不顾威严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极品漂亮清纯妹子好诱人玉体写真图片

剑意小成哪!这可是剑意!而且还是以灵玄境修为领悟的剑意,未来的道路,宽广如海。李天源相信,只要顾恒生不夭折的话,他日必将站在百国之地的巅峰处。

至于顾恒生夭折,有顾老头和顾忧墨在,只要当世的绝世强者不出,谁又能够暗害成功呢?

李天源发现自己的眼光简直毒辣至极,不禁大笑道:“奇双将军,当之无愧啊!哈哈哈……”

李秋柔的父亲李文昊则是呆滞了,他一直没有看好过和竭力抵制的顾家小公子,竟然是如此的妖孽,堪称冠绝同辈,无人能及。

李秋柔更是娇脸失色,红唇微张的怔住了,她不知道顾恒生和顾家等人之前去干什么了。如今,她终于知道了,原来顾家等人是去南渊国赴死一战。

浓浓的担忧情绪和震惊之色在李秋柔的芳心内涌动着,她贝齿慢慢的咬住了红唇,低下了眼眉。

“没曾想,顾忧墨的双腿竟然恢复如初,并且修为更进一步了。未来的顾家,前途无量啊!恐怕,将会在百国之地刻下最为浓重的一笔。”

李天源转念一想,突然发现顾忧墨竟然能够站起来的消息了,不禁惊愣的止住了自己的笑意,骇然喃喃道。

是啊!

顾忧墨竟然能够站起来了,怒战南渊国地玄境中期的大将,而且还完胜了。

一时间,李家上下,无不是寂静一片,纷纷陷入了深思和震骇。

京城各个角落和世家,都炸开了锅。

“前段时间顾家众人纷纷消失,原来是去南渊国了。而且还……还在南渊国血杀了一番,竟然能够活着回来了。”某个小家族的家主滚动着喉咙,震惊的说道。

“顾忧墨,当年的血雄将军,竟然站起来了,还突破到了地玄境中期,这……”一个世家的族老闻声后,佝偻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惊撼而语。

“一门三将,各个都是妖孽天骄。不管未来如何,至少现在,顾家,不可惹啊!”天风国京城的某个角落,一位老人神色呆滞的说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沉寂了良久的南渊国终于发声了。这让无数人都屏住了呼吸,极为的凝重。

“前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不会影响到天风国和南渊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一切如旧。”

南渊国的这句话一出,让观望的无数皇朝都惊住了。

难道南渊国真的就任由顾家这么践踏国威吗?

莫非南渊国还有下一步的动作,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

南渊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难道真的不怕此事所影响的后果吗?

无数的疑问在许多人的心头升起,让无数皇朝都有些惊诧。

可是,当南渊国发出了这道声言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了,一丁点儿打算进攻天风国的动作都没有。

就好像前段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切都像是梦一场般。南渊国就此沉寂了下去,不再出声。

天风国,顾家

顾老爷子今日极为的开心,因为他们不仅从死亡的边缘上走回来了,而且还发现顾恒生竟然领悟了剑意的事情。

“臭小子,过来!”

顾老爷子大刀阔斧的坐在主座上,故作怒意的看向了一旁的顾恒生,沉声问道:“你小子什么时候领悟的剑意?你他娘的竟然藏的这么深,连老头儿我都敢瞒着,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爷爷,这……”明知道顾老爷子的心里其实乐开了花,顾恒生却不能够挑明,得跟着顾老爷子装一副认错的样子,极为的无奈。

“说说,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都给我挑明了。他娘的,你一次一次的颠覆老子的世界观,今儿个你要是不说清楚了,哪儿都别去。”

顾老爷子心情大好,抿了一口香茶后,故意板着个脸,想要探探顾恒生的底。

不然的话,每次当自己认为这就是顾恒生的底牌时,谁知道下一秒又蹦出来一个,那震撼和不敢置信的心情,顾老爷子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

“爷爷,其实我是天玄境的武者。”顾恒生不假思索,直接对着顾老爷子开口说道。

“噗——”顾老爷子刚刚饮入口中的香茶不禁喷出来了一些,然后直接笑骂道:“你他娘的要是那传说中的天玄境强者,老子我这些年就都活到狗身上了。”

“嘿嘿。”顾恒生轻笑了一声,其实心里却暗暗的嘀咕着:“老爷子,我说出了真话,你也不信,不是没事找事嘛。”

“滚犊子,看见你就烦躁。”顾老爷子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其实他心里比谁都开心和舒适。

“好。”顾恒生不由得苦笑的摇了摇头,实在是摸不清老爷子的脾性。

此时,一道穿着紫色长袍的身影从顾家大门踏了进来。

这道身影,便是当今天风国的君上,莫修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