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霍老爷子一早已经吃完了早餐,却依旧坐在餐桌旁边看报纸,看见霍靳西下楼来,老爷子不由得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今天是怎么了?”霍老爷子问,“起晚了?”

霍靳西坐下来喝了口咖啡,只是道:“没有。”

这样一来答案似乎就很明显不过了,霍老爷子满意地点头,“这就对了,多陪陪浅浅,让她把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

顿了片刻,霍老爷子才又开口:“这次的事……”

“我在查。”不待霍老爷子说完,霍靳西就已经开口,“最近发生的事情挺多,应该不是巧合。”

霍老爷子见他神情冷凝紧绷,不由得皱了皱眉,“查查是好的,但结果出来之前,也不必太多疑虑。”

霍靳西听了,没有说什么,转念想到楼上的慕浅,手中刀叉停顿片刻,依旧只是静静地吃东西。

……

等慕浅一觉睡醒已经是中午,拿过手机看时,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

看到发信息过来的人,慕浅心中了然是因为什么事。难得有事情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她也乐于前往。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于是一个多小时后,慕浅在市中心一家餐厅见到了等候已久的叶瑾帆。

叶瑾帆坐在靠窗的一张餐桌旁,靠着椅背,微微拧眉看着窗外,似乎已经坐了很久。

直至慕浅在他对面坐下来,他才蓦然回神一般,收回视线看向慕浅,淡淡一笑,“来了?”

“是啊。”慕浅回答,“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起晚了,让叶哥哥久等了。”

“没关系。”叶瑾帆仍旧是笑着,“看看想吃什么。”

慕浅随意点了个套餐,这才看向叶瑾帆,“叶哥哥这么着急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呀?”

叶瑾帆与她对视片刻,索性开门见山,“惜惜在哪儿?”

“嗯?”慕浅听到这个问题,微微挑了挑眉,“叶子在哪儿,这个当哥哥的,怎么来问我?她没在家吗?”

叶瑾帆听了,缓缓道:“对,她不在家,人不见了……”

“那还不到处去找?”慕浅说,“会不会是被人绑架了?”

叶瑾帆静静打量了慕浅片刻,忽然再度笑了起来,“给她出的主意吧?”

慕浅似乎打算装傻充愣到底,“什么主意?”

叶瑾帆无奈叹息了一声,说:“我从小看着惜惜长大,们俩也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惜惜是什么性格,我们俩都清楚。而且她就一个好朋友,浅浅,就别逗我了。”

慕浅一面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一面道:“既然叶哥哥这么了解叶子,就应该知道,们俩之间的事,其实跟我无关,不是吗?”

叶瑾帆听了,停顿片刻,似乎是默认了,随后才道:“浅浅,我只想知道她去了哪儿,是不是安全?”

“我真的不知道。”慕浅说,“她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见的,自然就会因为什么原因被找到,不是吗?”

叶瑾帆不由得又朝窗外看了一眼,收回视线,才又道:“都知道了?”

慕浅低头吃着东西,头也不抬地回答:“这种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对吧?”

叶瑾帆微微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既然知道,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应该会更清楚,我和惜惜之间这条路,没那么好走……”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路是好走的。”慕浅说,“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那就不能怨天尤人。”

叶瑾帆抬眸看向她,片刻之后,缓缓点了点头,“说得对。”

“所以叶哥哥想好要怎么走了吗?”慕浅放下手里的餐具,一面拿起餐巾擦嘴,一面问道。

叶瑾帆没有回答,只是看向她面前那盘只吃了几根的意大利面,“这就吃饱了?”

“嗯。”慕浅回答,“饱了。”

“那胃口也实在太小了。”叶瑾帆说,“这家餐厅的甜品做得不错,给叫一份吧?”

慕浅微微偏了头看着他,“叶哥哥对每个女人都这么体贴吗?”

叶瑾帆笑了笑,“是她的好朋友啊。”

“不用对她的好朋友的这么关心的。”慕浅说,“这一点不是什么加分项。”

叶瑾帆脸上始终带笑,这会儿才忍不住笑出了声,“真的比惜惜冷静理智很多。”

慕浅撑着下巴,闻言挑了挑眉,回答:“我曾经比她疯狂得多。”

叶瑾帆听了,又看了她片刻,大约是思及从叶惜那里听来的旧事,他神色微微沉淀下来,柔声问道:“那现在呢?”

“我对情爱没有什么期待。”慕浅回答,“但我依然相信爱情,希望我朋友能够得到幸福。”

叶瑾帆安静

地看着她,一时没有再说什么。

“所以,我还能吃甜品吗?”慕浅问。

叶瑾帆轻笑了一声,“当然。”

慕浅转头准备叫人过来点餐,谁知道一转头,便看见相隔几桌的位置,有个男人原本朝着这边,她一转头,那人便飞快地转开了脸。

慕浅目光在那人身上停留片刻,叶瑾帆似乎也注意到了,低声道:“那人之前一直看着这边,认识他?”

慕浅摇了摇头,“不认识。”

“那可能是记者。”叶瑾帆说,“毕竟现在,有关于和霍靳西的话题可是全城热话。”

慕浅闻言,轻笑了一声,“他才不是记者。”

“怎么知道?”叶瑾帆问。

“哪个记者像他那样通身名牌啊?”慕浅一面翻菜单,一面回答,“也不排除有些赶潮流的年轻人,但像他那个年纪,三四十岁,名牌加身,绝对不可能是个狗仔。多半是个对口上流社会的调查人士吧……”

叶瑾帆听了,不由得又朝那边那个男人看了看,随后道:“那他跟着是想要查什么?需要我去问问他吗?”

“不用不用。”慕浅头也不抬地回答,“谁干活不是为了吃饭啊?”

她选定了甜品,这才又抬起头来,看着叶瑾帆说:“叶哥哥不用操心我的事情,专注自己就好,以及有可能的话,尽量离我远一点。不要让我连累和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