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好了这件事,大家各自散去,上官燕和麻星辰还专门去找了青阳一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青阳听后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参加什么圣子初选,若是让大家知道自己真实年龄已经八十多岁,拥有金丹境界的修为,不知道他们会是个什么表情。

对于圣子预选这件事情,青阳本来是拒绝的,不过在上官燕等人的软磨硬泡之下,他还是答应了,反正都要想办法接近堕鬼渊的高阶修士,护卫的名义和参选者的名义似乎也没多大区别。

参加就参加吧,就当是还铜棺县一个人情,若是中途不出意外,以自己的综合实力还真有可能夺得一个准圣子的名额,就怕那枯冢城能够测算真实年龄和修为,直接被揪出来就尴尬了。

送走了上官燕和麻星辰,青阳把纸老头找了出来,两人来到一处隐秘之地,随后青阳鬼鬼祟祟的从身上摸出三个纳物符,道:“纸老头,快帮我看看,这几个纳物符里都有什么东西。”

纸老头在头七村的日子过得穷困潦倒,根本就买不起纳物符这种高级玩意儿,如今见青阳一下子拿出这么多,他不由得脸上变色,连忙问道:“你……你哪来的这么多纳物符?”

青阳嘿嘿一笑,道:“当然是顺手摸来的,前天晚上夜袭,那炼气七层修士是被我放到并且困住的,纳物符自然不能便宜了别人。后来上官小姐遇险,我和少主出手帮忙,桑原和那炼气六层护卫都是被我杀死的,他们身上的东西当然也要归我了。”

纸老头记得,前天晚上那炼气四层修士被大家乱刃分尸,纳物符是被麻星辰这个少主收走了,后来大家只顾着逃命,却没想到纳物符被青阳摸去了。第二天杀死桑家三人之后,却只找到了那炼气圆满护卫的纳物符,以为是他们身上没有,原来也在青阳手中。

这只是纸老头的想法,青阳感觉那上官燕和麻星辰肯定是猜到了其中的原因,只是青阳刚刚救了他们的性命,这又是青阳自己缴获的战利品,他们也不好意思从青阳的手里讨要这些东西。

“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纸老头道。

青阳忽悠道:“你也知道我是个炼体修士,神念用不了,自然也就无法查看纳物符里面的东西,其他人我又信不过,只能来找你帮忙。当然,我也不让你白忙活,东西整理好之后,一些我用不着的东西可以送给你,但是你要保密,这些事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青阳绝大部分的东西都在醉仙葫之中,醉仙葫无法从丹田里调出来,自然也就无法取用里面的东西,他这才厚着脸皮顺手牵羊取了这三个纳物符,就是为了凑灵石购买丹药疗伤。青阳在这里没有信得过的人,就只能找纸老头帮忙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听了青阳的话,纸老头顿时心中一喜,三个炼气修士的纳物符,其中一个还是铜棺县大家族桑家的子弟,里面东西的价值绝对不会少于数百灵石,就算是青阳挑剩下的,那价值也不会太低。

花季女生柔美时光

纸老头在头七村过得穷困潦倒,为了生活苦苦挣扎,赚点金银也都作为赋税交给了上面,手中几乎就没有存过灵石。前段时间麻星辰圣子预选胜出时奖励的五块灵石,已经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大一笔财富了,没想到这一次却要经手数百灵石,想想就激动的颤抖。

若是其他人,或许会生出一些小心思,纸老头是绝对不敢的。其实他早就看出来,青阳不是一般人,身份也不会像他说的那样简单。这样的人物头七村和麻衣镇都留不住,早晚都是要离开的,能够结识这样的人是他的造化,若是这样的粗大腿都不能紧紧抱住,如此近在咫尺的机遇都抓不住,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呢。

纸老头老老实实的接过那三枚纳物符,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都取了出来,并且分门别类的摆好。经过一番清点,里面共有灵石五百五十块,另有其他各类材料、丹药、法器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堆了很大一堆,大约值个四百多块灵石,总价值超过一千灵石。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从桑原的纳物符之中取出来,虽然他的修为不是三人之中最高的,但桑原是铜棺县三大家族之一桑家的嫡系子弟,身上,身家还是很丰厚的,另外两人加起来都没他的东西多。

把东西清点过之后,青阳让纸老头把其中的五百五十块灵石放在了一个纳物符之中,又把其中不太容易用到却又价值比较高的东西,凑够了价值四百五十块灵石的东西放在了第二个纳物符,青阳把这两个纳物符收起来之后,剩下的东西就都赏给了纸老头。

剩下的东西都是那种价值比较低,又不太容易出手的东西,留在手中太麻烦,青阳干脆就一股脑都丢给了纸老头,甚至还赠送了一个纳物符。东西不多,好好卖一卖大约能值个二十来块灵石,对青阳不算什么,对纸老头来说就是一笔惊天财富了,纸老头呆愣愣的看着大堆的东西,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对青阳千恩万谢。

这纸老头以前只不过是乡下一个穷老头,铜棺县的圣子预选时青阳忽然爆发,助麻星辰预选胜出,他沾光得了五块灵石,这次青阳又白送他价值二十多块灵石的东西,如今他的身家都快赶上他们头七村首富四老爷了,以后怕是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想起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看向青阳的目光就充满了感激。

至于青阳得到的一千块灵石,他早就自动忽略了,那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纸老头很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和身份地位,能保住眼前的利益就不错了,再多就是自寻死路。

分配好之后,两人心照不宣的把东西揣进了怀里,随后像是没事人一般,悄悄地返回了驻地打坐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