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陵山上,屠夫归来,补天公会开宗祭天,引起的轩然大波以迅雷之势传遍天下。

天武王世子,两大皇子,军神令,黑暗教会……随便哪一样都足以引起天下震动,就更不用说王穹以逆天之力撼动光明殿,侵染天地,动摇根基,斩杀门人弟子无算,最后连秦皇陛下都降下法旨。

这一次,比起当初王祭更加震撼。

各大世家,豪门显贵,王府子弟齐聚东陵山,他们见证了王穹的狂霸,也见识了屠夫的凶狠,天地反复,日月无常,强如光明殿都栽了大跟头,被一个小鬼算计,这样的奇耻大辱古来少有。

“不得了,不得了,到底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子,神来一手,撼动动地,简直不可思议啊!”

罗王城,当罗家老祖看到东陵山传来的情报时,整个人腾然而起,苍老的身躯微微颤动,浑浊的眸子里流露出无比骇然之色。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小鬼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牵动各方势力,天武王,黑暗教会,光明殿,甚至秦氏皇族都踏入局中,无法置身事外。

“他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直捣黄龙,坑杀了这么多弟子?光明殿这次可是吃了大亏。”罗祖苍眉倒竖,喃喃轻语。

“老祖……这小子锋芒毕露,越发压不住了,将来……”黑剑魔忍不住道。

王穹的成长速度彻底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初王祭之后才短短一年,竟然做到了这一步,毫无疑问,东陵山大事件可以列为近二十年来,最轰动的大事件之一。

十年,二十年,甚至百年之后,这件事都将被世人作为传奇,津津乐道,永不衰竭。

可是谁能想到,布局如此,促成大事的会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后起之秀。

俏丽毛衣妹纸逆光个人写真摄影

如果说黑剑魔对于当初罗王城的选择只是惋惜,那么如今他是真的后悔了。

这样的妖孽,无论是实力,天赋,心性还是手段都可以称得上万中无一,举世难寻。

当初,如果罗王城选择了王穹,或许将来又是一个罗生杀剑,甚至犹有过之。

家族的传承,荣耀的延续靠得是什么?靠得便是后来者。

只可惜,当初的罗王城站在了叶天的一边。

“世事难料啊!”罗祖不由叹道。

“此子有惊龙之姿,可是身犯大凶,为天不容,经此一役,与光明殿不死不休,能否有将来,尚未可知。”

黑剑魔闻言,眉头微皱,忍不住瞥了一眼。

秦皇出面力保,光明殿都选择了避其锋芒,这样的说辞更像是自我安慰,或许在这位罗家硕果仅存的耆老心中,已经滋生出无尽的悔恨。

“唉……世事难料啊!”

黑剑魔轻语,不再出言,如何说什么都已经不可挽回了。

“静观其变吧!”罗祖缓缓闭上了双眼。

……

这一日,天下皆动,各大世家,八大王城,豪门贵族,皇亲国戚,甚至是灵山道统,谈论最多的便是王穹。

所有人都在关注,短短两年的时间,这个年轻人强势崛起,一朝鸣响天下知,不知留下了多少传说和凶名。

年轻一辈中,他声威日隆,已经拥有了许多拥趸。

谈起屠夫,那是很多人憧憬的目标。

屠神,补天两大公会更是让不少年轻弟子心驰神往,想要加入,沾染那盖世天骄的风采。

混元虚无之地,造化钟灵之所。

古老的圣殿巍峨耸立,纵然历经光阴,也如神不灭。

光明殿,虚空乱流之中!

璀璨的星光好似河水般流淌,一道身影盘坐其中,他一身青衫,气质神秘,一举一动都引得周围的空间颤动不已,可怕的气机千变万化,转身即逝。

他的身前悬浮着一枚石胎,九窍玲珑,巧夺造化,蕴藏乾坤之数,赫然便是天王法神胎。

“以你现在的实力,完可以融合这具天王法神胎了,即便未能圆满,日夜修炼,必能称霸这个时代。”苍老的声音在虚空中响彻。

“修行之道,如苦海争渡,所有人都想要达到彼岸,霍法王留下的这件宝贝,不过是自渡之舟,早晚都要舍弃。”

那青年自语,突然有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味道,好似先天蒙昧,大道自然。

“参悟造化之妙,不陷胎中之迷,随身便是彼岸!”

轻音传递,竟然引起了天王法神胎的功名,无尽的波动随之相应,震荡着青年的肉身。

“好,无天,你不愧是光明殿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能够领悟到这一层,论资质,已然不在历代祖师之下。”苍老的声音不由激赏道。

“这一次,那人给我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变异因子,涉及废土之秘,他竟然可以控制这种力量,我已经从中参悟出不少东西了。”叶无天平静道。

虚空中,一阵沉默。

外界只知叶无天高高在上,受到了光明殿的眷顾,却不知道他的可怕之处,世间诸法在他眼中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他的强大,早已超出了可以想象的范畴。

在光明殿眼中,所谓的屠夫在叶无天面前不值一提。

“那小子以为自己斩杀了你的分身,便不可一世,却不知道已然深陷死局!”苍老的声音冷笑道。

叶天,不过是叶无天分裂出来的个体。

初王大祭,叶天被王穹斩杀,却不知道因此种下祸根。

“此子气运浓烈,如今与秦踏天因果牵扯,正是大好机会。”苍老的声音冷冷道。

“你继承了气运门的道统,修炼的鸿蒙命运道可以掠夺他人的气运,截断众生的因果……那小子与秦踏天纠缠越多,因果越深,到时候,你便能掠夺秦踏天的一切,将这个男人彻底赶下神坛。”

对于光明殿而言,王穹并不算什么,秦踏天才是心头大患。

屹立世间无尽岁月,光明殿所谋永远不是一时,它也从来在乎世俗的眼光。

东陵山上,看似退让,可事实上,光明殿已经布下大局,针对得便是当世秦皇,昔日的十二王座之一。

对于光明殿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需要对每个时代都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像秦皇这样霸天绝地的存在是不允许出现的。

皇权永远不能凌驾神权之上。

“一切尽归光明!”叶无天沉静如水,眸子里始终波澜不起。

突然,他抬起头来,看着一个方向。

“怎么了?”

“我的分身遇到了大敌。”叶无天轻语。

“什么人?”苍老的声音问道。

“一个姓林的少年!”